美国股市的确高处不胜寒,道琼斯指数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升升跌跌才站稳在17,000点之上。然后挑战18,000点,虽然是曾经破过这个水平,但是站不稳。美国联邦储备局公开会议纪录,详细地说明‘耐心地等待加息’的意思是什么。实际上,公布或不公布会议纪录,市场早已明白耐心地等待的意思,否则上一回会议一结束,股市又怎会马上反弹。由此可见,近一阵子调整,什么油价狂跌,什么希腊政局危机,全部问题均被夸大并用来炒作,舞高弄低股市。

1月25日希腊国会选举,又会是大鳄兴风作浪的机会。大鳄向市场散发的看法是,一旦希腊反对派上台,会重新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盟这两大债权人谈判。违约、欠债不还等等的恐慌情绪就浮上脑。今日的希腊债务问题,与当年欧债危机比较,是小事一件。希腊是个小国,负债额也有限,影响能有多大?市场的恐慌是人为夸大而成。

市场也继续在炒作石油价格狂跌的问题。俄罗斯、沙地阿拉伯、伊拉克都在大量出产石油,以弥补价格下跌所造成的收入损失。越是增加产量,价格就继续往下跌,变成恶性循环。不过,今日的油价依然比10年前高。10年前根本就没有石油价格低迷的危机,一切所谓的危机,实际上只是大鳄炒作,狙击战所创造出来的。

中国正在努力从俄罗斯输入天然气,从海上运入石油,专做石油运输的油轮公司生意好得不得了,大顾客就是中国。中国现在最大的烦恼是如何在极短的时间内建造大量的石油储藏库。实际上美股大幅调整的最大原因是高处不胜寒,而不是什么希腊债务问题及石油价格下跌问题。

也许是不想跟随欧元贬值,瑞士政府突然宣布瑞士法郎与欧元脱鈎,导致瑞士法郎兑欧元及兑美元皆急升。这也说明美元实际上并不是什么绝对强势。

近几个月美元升值,很大的程度是靠联储局吹出来的。联储局不断地谈加息,导致美元升值。如果再过三、五个月,仍然没有加息的踪影,美元不一定能维持目前的强势。如果美元呈弱势,石油价格也会有支持,因此不该对石油关连股看得太淡。今日西方国家的超低利率已成为新常态,人人都习惯超低利率的生活。若加息令天下大乱,搞出另一个金融风暴,岂不是损害决定加息者的英名?

中国A股一升再升,1月19日出现大调整,调整幅度很大。上海上证综合指数下跌7.7%,是2008年6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中国政府明显想冷却一下狂热的股市,先由新华社唱空。发现无效,于是下重药,拿数家上市证券商开刀,指他们违规,罚三个月不许吸纳融资融券新客,于是大量券商A股跌停板。

IMG_3975

比较有趣的是,中国政府公布拿证券商开刀的时间是1月16日香港股市收市后。香港股市于下午4时收市,新加坡股市仍在运作,因此,新加坡金融机构发行的中国A50挂牌基金可以先套现,中国A股指数期货交易也可以先沽空,也许是新加坡股市运作时间长的好处。

不过,1月19日出现大调整,第二天早上又上升了。过去,上证综指出现过多次调整,每次都是如此,跌得急,跌幅大,但是时间短。那些一心一意希望等再调整多两天,幅度再扩大才入市的人发现他们一再失去趁调整入市的机会。

1月9日,上证综指冲上3,400点,但就在创下5年半新高,即将挑战2009年最高点时就急转而下。经验告诉我们,股市从谷底回升,在接近创历史新高前,调整的时间可能会长一点,因此,这一次相信许多人会选择再观察多一阵子。我认为未入市买A股的人,可以趁此机会试一试买入一些A股。每个人都希望在最低点买股票,但是机会很小很小。我们应该放眼更远一些,更高的目标,中国经济放缓是不争的事实,也因为经济放缓,政府不可能不托市。

2008年金融海啸,温家宝推出4万亿人民币基建项目,使到上证综指于一年之内急升一倍。这一回,习近平出手更强,一口气批出10万亿人民币的基建项目,其中7万亿会在今年动工。2008年的中国政府财力比不上今日,不过,当年的4万亿是全部由政府来支付,这一回的10万亿则是综合性的投资,有政府资金、有民间资金、海外资金。当年是为花钱而花钱,这一回是为建设未来而投资,必须谈回报率。

要谈投资回报率,钱就不是全部由政府印钞票来支付,由民间集资是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要从民间集资,股市绝不能一池死水,也因此,炒起股市成了国策。这也难怪中国社会科学院会突然对股市感到兴趣,发表报告预测上证综指可以升至5,000点。中国社会科学院做为国家级的研究院会如此公开地唱好股市,目的已经是很明显的。除了民间集资之外,银行融资也不可少,因此,首选的中国股票是银行股。

香港首富李嘉诚宣布将其控制的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进行大重组,重组方法是进行大合并。合并后产生一家新企业命名为长江和记,然后长江和记再分拆出长江地产,送给长江和记股东。换言之,今日不论是持有长江实业或和记黄埔,将来会变成同时持有长江和记与长江地产。

很有趣的是,李嘉诚这么一句重组,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的股价竟突然大涨。两家公司的市值一夜之间增加了接近1,000亿港元。大证券行的分析员说,重组可以释放出潜在的股价折让价值,原因是长江实业持有的和记黄埔的价值没有在长江实业的股价中反映出来。

李嘉诚一句重组就把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的股价推高,出现所谓的释放折让价值,新加坡的富豪会否跟随?那先要问问富豪,释放价值重要,还是控制庞大的商业帝国重要。

李嘉诚在重组之后,直接控股权由43.4%降至30.2%,所以不是每个富豪都有兴趣玩这种游戏。若将直接持股的企业与旗下企业合并,或将旗下企业股权全部分给自己直接控股的企业股东,富豪的控股权会下降。对富豪而言,股价升跌只是数字游戏,他们可能不在乎。他们应该更在乎控股权及发展其商业王国。

李嘉诚为什么要搞合并再分拆?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将长江实业持有的和记黄埔股份分给所有长江实业的股东?道理就在控股权,如果直接分配,李嘉诚持有和记黄埔的股权只是21.7%,太低了。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123/1318/,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