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美国联储局逐渐停止采取特别措施来振兴美国经济,有越来越多人担心偏远地区的经济体将可能受到负面影响,尤其是新兴市场。从环球银行最近的动作来看,这些偏远地区的经济体已感受到这类负面影响。

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新兴市场一直都处于“信贷狂热”(credit binge)的情况,因为美国利率极低,让贷款机构到美国以外的地方,寻找能够为他们带来更高回报的市场。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指出,截至2014年9月的6年里,主要发展中国家的非金融领域的私人信贷激增至4万3,000亿美元。

现在,情况正在改变。联储局即将升息,而发展中国家的借款者似乎无法应付他们所有的债务。这些债务有一大部分是以美元计算,美元的贸易加权汇率(trade-weighted exchange rate)自2014年中便升至13%,使到美元越来越昂贵。因此,人们担忧的问题是:投资者也许会开始撤资,使到债务问题加剧,然后可能引发更大危机?

实际上,投资者已正在撤资。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新预测,发展中国家的未偿跨境贷款在2014年的最后3个月减少约800亿美元,这是5年多来最大的季度撤资额。详细情况如下: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地区统计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地区统计

中国的资金外流510亿美元,名义上是新兴市场中最高的。其次是俄罗斯,其外流的资金为190亿美元。按国内生产总值(GDP)所占比例计算,在2014年GDP为至少1亿美元的发展中经济体之中,马来西亚的跨境贷款减少最多,安哥拉紧跟其后。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地区统计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地区统计

其实,银行的撤资行动并不一定会使局势不稳定。利率前景改变令美国更具吸引力,贷款流无论如何都会产生变化。局势接下来如何发展将取决于联储局怎么执行其政策、新兴市场的借款者怎么应付他们的债务、环球投资者会否过于谨慎或过度投资,以及监管当局能否迅速地察觉到风险即将来临,并及时采取行动缓解它。

本文作者Mark Whitehouse的电邮是:mwhitehouse1@bloomberg.net
本文编辑Max Berley的电邮是:mberley@bloomberg.net

Mark Whitehouse撰写关于环球经济与金融的评论。他之前是《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驻伦敦的副总编,并负责纽约方面的经济报道。

(伍丽芳译)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506/2466/,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