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由彭博社的Willie Pesek撰写

一年前,当穆迪(Narendra Modi)当选印度总理后,我发现亚洲几个大经济体忽然落入了渴望经济改革的新领导人手中。就好像刚才提到的印度总理穆迪,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他们都承诺会作出重大改变。亚洲的“改革轴心”迄今的表现如何?

可惜的是,至今他们都未有什么表现。香港汇丰银行的经济师Frederic Neumann说:“亚洲的改革进度依然很慢,令人有点心灰意冷。”虽然穆迪、安倍及习近平似乎已明确知道各自国家所面对的问题,但他们的政策依然是华而不实。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表现。

穆迪: 自从在2014年5月当选后,穆迪赢得几个重要的立法会议席。穆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似乎为忙于管理12亿人口的日常事务而疲于奔命,野心受到牵制。他的宏愿是建立国家销售税制及开放重要领域,包括零售业,但这些计划都未能实现,取而代之的是小型改革—减少公司营运商所遇到的繁文缛节;提高防卫上的外国投资及为贫苦大众建立保险及银行户口等福利。但比他当选后, 那些评级机构如法国巴黎银行预测他会像美国总统列根(Reagan)及戴卓尔夫人一样干一番大事业相差很远。

不过,单从结果来看,穆迪是印度多个总理中,表现最出色的一位。就在两年前,印度的经济似乎差不多沦为垃圾评级。今天,印度将取得8%的经济增长,这将为穆迪的进一步改革带来动力,让印度成为全球领先经济体之一。

另一个让我对穆迪感到乐观的理由是: 他的伙伴印度央行行长拉詹(Raghuram Rajan)对央行的改革。他不像其他国家的央行行长,让自鸣得意的政客们调低借贷成本,拉詹的态度保持强硬。印度总理必须采取更果断大胆的行动。目前来说,我会给他一个B。

安倍: 去年12月,日本首相安倍提早大选,成功获得新任命来执行其三管齐下的经济复苏策略。5个月过去,安倍花了很多时间来调整防卫法律,让日本军队可以在国外作战,但他用了很少精力来对抗日本过多的商业法规;税法倒退;贸易壁垒高企或企业家所面对的重重障碍;以及设法提高生产力。

事实上,自从安倍在两年半前上任后,他只发了其称为“三支箭”经济学的第一支箭— 货币宽松。日本央行成功让日元贬值30%,令日经指数大涨。但第二支箭— 扩大财政支出 — 在发射不久后便掉了下来,因为当东京在2014年4月调高消费税后,刺激经济衰退及令企业不愿调高薪金。与此同时,纽约《东方经济学家报告》主编Richard Katz表示,最重要的第三支箭 — 结构改革 — 从来都没有发射过。他说,“日本央行大量印钞,让政府避免作出所需的改革。”因此,安倍最多只可以拿到一个C-。

习近平: 习近平所面对的挑战最大: 他必须致力于把中国经济定位从过于依赖投资及出口转为瞄准服务业,而他也取得一些进展。在肃整贪官方面,他在北京奠下基调。在严厉打击过度贷款方面,他也容许一些企业违约。

可是,习近平似乎不大容忍严重放缓的情况出现,这是任何国家调整经济必然会出现的状况。更甚的是,他似乎效法日本政府的坏习惯,把国家最严重的经济裂痕掩饰起来。对于中国地方政府不断激增的债务问题(目前已到了比德国整体经济还要大的地步),习近平只是安排央行以新贷款来互换。换句话说,这只是假装问题并不存在。

习近平对媒体严厉审查意味着他比较在意对付个人仇敌,而不是要整顿共产党最劣的脉冲。而他的计划,包括给予市场在经济扮演一个“决定性”角色;约束国营企业;抑制影子银行及鼓励创业开放等,并不明确,所以很难定断。目前为止,我只可以给他一个C+。

这并不是说过去一年在新德里、东京及北京没有出现改革的迹象,但实际的进展并没有证明这些政府拥有被夸大的雄心。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608/3483/,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