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债券大王”之称的格罗斯(Bill Gross)表示,他下一笔大规模的卖空交易,可能会以中国股市为目标。基于深圳和上海股市在本周又上升了9%,格罗斯的话应该不难明白。但他或许也可考虑卖空香港股市,因为许多大户也从中国南下香港炒股。

“债券大王”格罗斯

“债券大王”格罗斯

由于香港股市有交易税(trading tax),因此不太受西方的高频交易公司青睐。但如今香港交易所吸引到了大量来自中国的日间交易员,他们带来的成交量,能像高频交易那样令市场起伏不定。多年以后,香港肯定会后悔令沪港通落实 。

如今中国的股票交易户口总数已超过2亿,比巴西的人口还要多,而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中共采取了令股市上涨的办法,从而帮助企业减少债务,增加地方政府的收入,以及加速落实其私有化计划。

然而,这也促成了“非理性荣景(irrational exuberance)”,中国的投资者积极炒股,完全无视中国的经济前景。上个星期五,上证指数七年来首次突破了5,000点大关。格罗斯特别关注的深圳股市则在过去的12个月上升了190%,他认为这样的涨势“太夸张了”。

这轮涨势有多疯狂呢?举个例子,中国核工业集团首次公开售股所发售的股票总额为20亿美元,但申购总额高达2,730亿美元。另外,本年至今共有144家中国企业上市,而它们的股价平均上涨了539%(首个交易日的平均涨幅为44%)。

香港似乎也想赶上这波股市热潮,但它可能忘了令自己成为自由市场典范的基础条件,包括低税率、允许资金自由流通以及法治。香港是凭着这些条件,才被世人认为是世上最自由的经济体。

如今,香港可能会为了吸引更多“北水”南下,而坏了它在监管方面的好名声。倘若它落实了中国的高频交易机制,各种危险的交易活动都可能发生(曾经搞垮霸菱银行的Nick Leeson就在上个月提出类似看法)。

短期而言,由于大量中国炒家开始南下,香港股市的波动性将随之提高。10只大陆炒家最常买卖的港股在4月份涨了2倍,上涨速度远超恒生指数。但这轮涨势迟早会结束,股价终究会回跌。

香港其实应专注于改善其金融机制。比方说,它应该先设立所谓的“自动暂缓交易机制(circuit breaker mechanism)”,即在股价突然大涨时暂停交易的机制。香港交易所也应该考虑暂停实行“沪港通”,直到其监管机构准备好应付股市大幅波动的情况。

香港视中国投资者为“金主”,可为市场带来“流动性”,这点在所难免。但香港人也应高要知道,格罗斯以及许多投机客,都可能把香港股市作为卖空的下一个目标。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616/3627/,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