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雅加达、马尼拉……这些城市的名字,可能不常出现在耶伦(Janet Yellen)的脑海,美国的经济状况和货币政策就够她烦了。但就在她考虑要不要加息时,世界另一端多个市场的股票都遭到抛售,或许她应该多想一下这些国家。

新兴市场的股市目前正处于自1990年以来最长的跌势。MSCI东南亚指数目前已从4月底的高位下滑了将近9%。如果耶伦有在考虑发展中国家是否已为美国收紧银根做好准备的话,大答案显然是:还没有。

如果美国在去年底加息25个基点,可能还不会造成任何问题。然而,近期中国的经济持续放缓,令全球经济前景变得黯淡(尽管其股市持续攀高)。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泰国等地的股市都出现抛售的情况,原因是中、美这两大经济体的情况令人担忧。

目前市场人士最为关注的就是中国的股市。上海和深圳股市都已大幅上涨,但其经济状况却令人担忧,原因是它正面对通缩的问题,家庭开支也不高。尽管中国政府将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设在7%,但商品价格持续下跌,显示中国经济正在放缓。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决定不将中国纳入其指数,也反映出中国在某些方面还未发展至理想程度。

亚洲各国也相当关注联储局的决定。纯粹的货币主义者可能会不以为意,认为联储局只需要确保美国经济状况稳定即可,因为这样从理论上来说对每个国家都好。

但这些人可能没有考虑到联储局的政策可能激起的涟漪。随着美元升值,资金将撤离新兴市场,所造成的冲击往往都不小。亚洲和拉丁美洲就分别在1997-98年和1987-88年因美元升值而受到打击。

全球多个国家如今都将利率设在接近0%的水平,这似乎已成为常态。在1990年代末至2008年这十年间,亚洲各国改善了它们的银行体系,减少了对出口的依赖,同时鼓励人民创业及打击贪污。本区域的中央银行也累积了大量外汇储备,它们的市场也变得更加透明。但由于美国、日本、欧洲和英国都将利率设在极低的水平,这些国家已不急于改革,因为流入亚洲的大量资金令股市上涨、债券获益率下跌,营造了经济繁荣的景象。

量化宽松政策(QE)的主要受惠者其实是亚洲各国,而非西方国家。本区域的执政者过去多年来引进了不少外国直接投资,靠外资建造的摩天大楼、购物中心和先进厂房纷纷耸立,多家企业先后挂牌上市。随着各种无法真正提高生产力的投资计划变得越来越多,各国领袖变得自满,朋党成为既得利益者,金融体系的改革和教育工作因此被忽略。

过去六、七年,亚洲市场能取得增长,都拜QE所赐,而市场人士都担心“燃料”用尽的日子将到来。要令一切归于正常并不容易,因为投资者、银行、商人和政客都已习惯了现状。而已经印了不少钞票的国家更是如此(说的就是美国和欧洲)。

各国的中央银行如今也难以收紧银根,因为这些官员知道,一旦有问题发生,政客随即就会炮轰他们,指他们仓促行事。美国联储局如今跟9年前的日本央行一样处在一个十字路口。2006年2月,日本央行开始加息,一开始的加息幅度为25个基点,之后它在2007年2月25日将利息再调高25个基点。但由于日本之后面对通缩,日本又在2009年将利率调低至0%的水平。现任的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印了好几次钞票,可想而知,日本的利率将继续保持在0%的水平。

耶伦当然不想令美国陷入像日本那样的困境。但当你是联储局的掌舵人时,你不只要对美国的经济负责。世界各地(尤其是东南亚)会因为耶伦的一个决定而受到严重影响。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617/3657/,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