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12个月,中国股市大涨,创造了6万5,000亿美元,这比英国经济高出两倍半。这笔钱也可以为65家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融资;买入8家苹果公司或令韩国解决其家庭债务问题超过7次。这是股市有史以来最大的升势。

但涨升背后,也要考虑其代价。最大的一个是习近平的经济改革计划。

中国股市涨升的最大代价是其债券市场遭受的损失。中国有很多债务,地方政府的债务便高达4万亿元,超过了德国的经济,但它缺乏一个在运作的次级市场让其在金融风暴出现时作为缓冲。习近平似乎明白到刺激债券的需求是避免重大债务危机出现的关键,而为达到目的,中国政府拟定一个把地方政府债务以低收益率证券来互换的计划。与此同时,中国央行也为省政府提高信贷及增加对资产的需求。

但股市涨升妨碍了这些计划的进行。上海及深圳的股市升得越高,交易员对债券的兴趣越少。事实上,买债的基金无人问津:债券基金及财富管理产品突然备受压力,最差的情况是债券被赎回。

今年预期发售的市政债券达到2,850亿元,是2014年的4倍。这些销售包括让地方政府交换最少1,610亿元即将到期的高成本债务。但现在的情况是可能没有买家出现,让一个重要的改革举措在初始阶段便遭到抹杀。

资料来源:《华盛顿邮报》

由于企业、按揭与资产担保证券及免税IOU缺乏活跃市场,因此中国集资的唯一选择是首次公开售股(IPO),后者让股市泡沫变得更大。但如果欠缺一个健康的债券市场,不单只会令中国股市大幅摇摆,国家的经济也会遭殃。亚洲在1997年出现的危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随着股市在当年暴跌,区域的流动借贷不多,因此投资者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转向其他市场来抵押资产,结果是资金的流逝令多个亚洲经济体倒下。

你可能会认为,上海及深圳股市在过去12个月升高了152%及185%后投资者可能会对AAA企业债券市场感兴趣。那就不一定。因为中国的股票交易纯粹是受到势头推动,而不是理性的投资策略,像股市并没有对中国在通缩边缘的数据或5月份生产价格指数下跌4.6%作出反应。

北京需要对股市泡沫负上一些责任。单单在截至5月29日的一周内,散户投资者便前所未有地开设了444万个股票户口,原因是他们相信中国政府决心让股市继续升高。北京还在考虑让经纪把保证金交易合约展期,这是政府希望股市升得更高的信号。

在环球金融危机后,中国政府也制造过金融泡沫,包括产业及信贷泡沫。但股市泡沫可以说是最危险的一个,因为千千万万的中国投资者把国家最紧急的经济需要完全不顾。中国疲弱的债券市场让习近平更难修补地方政府的负债情况。如果大宗债务违约获得通融,那么政府在管治失控借贷方面的信心将会削减。

北京政府当然可以随时减少对股市的支持,这样可能会增加市场对债券的需求,而习近平希望金融系统更充满活力及成熟的计划得以进行。可是,目前而言,中国有关当局依然继续放水,而交易员也继续喝得不亦乐乎。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623/3757/,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