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上来说,一个国家有主权,可以自决前途。一个国家要采取怎样的政策,应该是由人民选出的政府决定。

但理论终归是理论。希腊有主权,但其命运却受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摆布。希腊有民选政府,但它却要人民通过公投来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公投—最后招数?

由于无法与欧洲各国领袖达成协议,希腊总理齐普拉斯(Tsipras)“将耍赖进行到底”,决定举行公投,由人民来决定是否要接受“三架马车(troika,即上述三个机构)”提出的各项条件。

齐普拉斯的这一招,可说是最后的招数。有媒体指出,这场公投,关乎希腊是否还会留在欧元区,以及齐普拉斯的政府能否继续执政。

希腊将于7月5日举行公投,其政府为此实行了资本管制措施(capital control),将每人每天可从银行提出的款项限制在60欧元,同时禁止进行国外付款及转账,以防止资金外流。

Stiglitz说NO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oseph Stiglitz昨天就撰文表示,如果他是希腊人,他会投反对票。

他指出,当前的这场危机,已非一个金钱和经济课题,而是一个权力和民主课题。

他认为,希腊会陷入这般境地,上述“三架马车”必须负上责任,因为它们的预测数字并不合理,而它们还要求希腊在2018年之前使其预算盈余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5%。

而且,之前各方借给希腊的钱,其实大部份都用来偿还给私人界的债主,包括德国和法国的银行,希腊拿到的款项其实不多。IMF和这些银行有利息可收,希腊却因此承受重担。

Stiglitz表示,欧元区是一个非常不民主的体制,欧洲中央银行的权力往往都凌驾于各国政府之上,如今“三架马车”是要逼希腊就范。然而,欧洲不是崇尚民主的吗?

他进而指出,如果希腊人投赞成票,那希腊可能会陷入无止境的衰退之中。这个国家可能会被掏空,为了还债而变卖资产,年轻人都会移民。如果希腊人投反对票,至少能带来可能性,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克鲁格曼也说NO

另一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也表示他会投反对票,原因有二。

第一,虽然脱离欧元区的后果可能很可怕,但希腊将有机会重新思考它该怎么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令货币贬值也可能使其经济复苏,过去许多国家都是如此。

第二,投赞成票即表示要换政府。

合久必分?

一些人认为希腊现在是在耍赖,看欧洲各国是否敢承担后果。一些人则认为希腊其实是敢于挑战不民主的体制。

所谓“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欧洲各国领袖一直设法要“救助”希腊,原因是欧元区并没有“退会”机制,希腊脱欧所引起的骨牌效应,可能是欧洲诸国无法承受之重。但从Stiglitz的分析来看,继续这样下去,希腊将永无翻身之日。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630/402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