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政府前所未有地干预市场下,大幅波动的中国股市终于在3个星期后缓和下来。

资料来源:彭博社

资料来源:彭博社

此外,期权交易员预期股市将波动不定,而中国各大交易所的股价自今年6月底已下跌了48%。中国股市之前每天的波动幅度普遍超过3%,而上证综指本周的波幅少于1%。

在上证综指从其6月高位下滑多达32%之后,对市场行情看涨的人士认为,市场逐渐恢复平静是重拾投资者信心的关键一步。对市场行情看跌的人士则认为,中国政府出面干预将带来一些影响,其中包括国际货币经理离场,以及引发支持中国股市(全球最昂贵市场之一)的道德风险(moral hazard)。

宏利资产管理(Manulife Asset Management, 母公司在全球管理价值约6,480亿美元的资产)的首席经济师Megan Greene在伦敦接受彭博电视(Bloomberg Television)的访问时说:“中国政府虽然赢了抑制股市下跌的仗,但若以大局来看,它却是输了。”

中国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已竭尽所能拯救价值7万2,000亿美元的中国股市。其官员让逾1,400家企业暂停交易、禁止大股东脱售股份、暂停企业推出首次公开售股(IPO)项目,并且授权一家政府机构动用超过4,800亿美元的借贷资金来购买股票。

政府干预
期权交易员已相应作出回应,他们拉低中国50股票基金(ETF)合约的成本,中国50 ETF所追踪的是中国一些大型企业。股价的主要指标,即衍生品的隐含波动率(implied volatility)跌至6月初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时,上证综指的10天历史波动率已从其7月10日的高位下滑近乎一半。

Liquid Capital Markets驻香港的首席衍生品交易员Nick Cheng说:“中国政府希望‘稳定市场,而它已经达成这个目标’。” 对海外货币经理而言,中国政府干预市场已令他们对政府承诺进行自由市场改革产生怀疑。中国必须改革其市场,让它变得自由,以便其中国上市股票符合MSCI(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全球指数的要求。在过去的2周内,国际投资者大部分的时间都通过沪港通这个机制卖出以人民币计价的A股。

股票融资债务
位于曼谷的Asia Wealth Securities的研究主管瓦萨利亚农(Warut Siwasariyanon)说:“大多数的外国投资者都感到害怕和震惊。股市大涨的情况将不太可能再发生。”

但是,上证综指仍从其7月8日的低位上升了15%,使该指数成为这个期间全球表现最佳的基准股票指数。彭博社汇编的目标股价意味着,该指数将在未来12个月再上扬16%。香港新鸿基金融集团的机构研究主管Stephen Yang说:“最糟的情况已过去。”

上海Heqi Tongyi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投资官Chen Gang表示,政府干预市场也是为政策制定者争取时间,透过减少使用不受管制的保证金交易,来让市场更加稳固。

道德风险
有关当局于上周末加紧管制网络融资活动,加强监管这个帮助借贷资金流入股市的行业。这些涉及网络融资的网站在5月提供价值31亿人民币(4亿9,900万美元)的新贷款供股票投资,比1月份高出许多(根据追踪同行融资平台的Yingcan Group的资料)。

里昂证券(CLSA)的中国与香港策略主管郑名凯指出,政府干预市场造成道德风险,因为每当股价下跌时,投资者将会期望政府出手搭救。他说,这个风险对中国而言尤其严重,原因是除了银行业以外,其他行业的股票估值已经十分昂贵。

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中国各大交易所的中位数历史本益比为69,比全球10大市场都来得高。中国在2007年爆发股票泡沫时的中位数本益比为68。

郑名凯在香港接受彭博电视访问时说:“说到底,真正需要的是一个运作正常的股票市场,意思是估值不能处在这么高的水平。”

– 为本文给予协助的Bloomberg View记者包括Zhang Shidong、Allen Wan与Jun Luo(上海);Kana Nishizawa与Robin Ganguly(香港);Rishaad Salamat与Anna Edwards(伦敦),以及Anuchit Nguyen(曼谷)。

本文驻香港记者Kyoungwha Kim的电邮是: kkim19@bloomberg.net

本文编辑Michael Patterson的电邮是: mpatterson10@bloomberg.net

欲阅读更多刊登在Bloomberg View的专栏,请到http://www.bloomberg.com/view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723/4876/,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