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8年及2009年当油价大跌时,许多航空公司都损失惨重。中国的航空公司因此停止为购买燃油作对冲,尽管当油价飙升至每桶100美元以上,现在,它们终于成为了大赢家。
当伦敦油价在周一以超过6个月以来最低价格收盘时(每桶50美元以下),中国国航、中国东方航空及其他中国航空公司预期成为最大的受惠者。在周二,9月份布兰特原油期货微升至49.99美元。

马来亚银行表示,有更多亚洲航空公司预期会减少为燃油对冲的数目,或最低限度会签订较短期的对冲合约。燃油成本是亚洲航空公司的最大开支,占了总开支大约40%。
吉隆坡马来亚银行的分析师Mohshin Aziz 说:“对冲不再受到欢迎,许多航空公司决定不再对冲油价,或减少对冲的数额。”

2008年的教训

中国三大航空公司中国国航、中国东方航空及中国南方航空均表示它们不会为采购燃油对冲。它们预期上半年的净利将会跳升,而中国国航的升幅估计达到743%。

在2008年,原油价格暴跌超过50%,以较高价格对冲燃油的公司像国泰航空便面对其超过10年来的首次年度亏损,中国国航及中国东方航空也因为2008年的燃油对冲报账面损失。

交银国际控股(BOCOM International Holdings)的香港分析师Geoffrey Cheng表示,中国航空公司 “在经过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所蒙受的重大损失后,它们已有一段很长时间没有为油价对冲,因此它们目前正从油价下跌中受惠。”

东南亚最大型廉价航空公司亚洲航空(AirAsia)的集团总裁东尼费南德斯(Tony Fernandes)表示,亚航X已经完全没有为2016年的燃油作出对冲,但亚洲航空为今年所需的燃油作出大约50%对冲。
费南德斯在周二于推特说:“晨早起来看到布兰特跌穿50美元,这对航空业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依然为燃油对冲
尽管油价下跌,部分亚洲航空公司依然为燃油作出对冲。

东南亚最大航空公司新航(Singapore Airlines)上个月表示,截止6月的季度里,油价下跌省下的开支被对冲亏损及美元升值部分抵消。

在对冲前,新航的燃油成本因为油价下跌而节省33%。由于该季度的大约60%燃油需求以平均每桶110美元对冲,新航因此蒙受2亿6,300万元对冲亏损。

新航表示,在7月至9月季度里,其55%燃油需求是以平均每桶104元价格对冲。

彭博社汇集的资料显示,飞机燃油价格昨天在新加坡的收盘价为每桶60.6美元,这是彭博社自2011年7月汇集该数据以来录得的最低水平。

谨慎为要

国泰航空周二通过电邮表示,当它在8月19日公布上半年度业绩时,它将会透露其最新的对冲策略。

在3月,当国泰宣布去年因为燃油对冲而蒙受9亿1,100万港元(1亿1,18万美元)损失后,它表示公司依然为谨慎起见而对燃油可能急升而作出对冲,但公司可能会以较低价格作出对冲。

国泰航空行政总裁朱国樑当时告诉彭博社电视,对冲对航空公司的风险管理来说十分重要。

马航(Malaysia Airlines)的总裁Christoph Mueller周二在悉尼的一个会议上透露,马航没有为燃油作出对冲,但如果能够应付得来,公司会为部分燃油采购作出对冲。

Muller说:“作出对冲后,风险会较低,但燃油对冲不是免费,而我们的财政暂时来说依然受限。”

马航去年被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国库控股(Khazanah Nasional)收购而私有化,经过去年的两次重大意外后,它正在进行重组。

旅游需求将会大增

没有作出对冲的航空公司最低限度从目前起,成本将会降低。由于油价下降,航空公司也可以因为燃油附加费下降令航空旅游变得更为便宜而从中受惠。

马来亚银行的分析师Mohshin表示,亚太区的旅游需求今年增加超过6%,比每年的4.2%平均增幅来得高。

Mohshin说:“对航空公司来说,油价低于每桶80美元,在经营商会轻松得多。如果油价在每桶50美元以下,不需要问,每个人都是大赢家。”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805/534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