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幅下调人民币汇率(幅度为20年来最大),结束了人民币4个月来与美元挂钩的措施。后者令出口商遭遇打击,中国政府承诺让中国(亚洲最大经济体)提升市场定价能力的可信度也因而被削弱。

中国央行把其每日参考汇率减低1.9%,这是人民币在中国于1994年1月统一官方与市场汇率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中国央行表示,这是一次过的调整,而这将增强该市场决定参考汇率的能力。

尽管不乏关于中国将取得自1990年以来最低经济增长的预测,但中国当局一直都维持人民币坚挺,以防资金外流和保护外国货币借款者。由于货币稳定,中国也可能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官方储备货币之一。当局在2015年8月11日宣布的举措显示,中国的决策人目前正把更多注意力放在支持增长,以及转移至由市场主导的金融体系上。

澳新银行(ANZ Bank)驻新加坡的策略师Khoon Goh说:“看来这是中国政府控制市场的最后一项措施。随着让人民币贬值,以及中国决心进一步朝以市场为主导的金融体系迈进,我们将走向新的货币制度。”

全球影响
人民币贬值影响了许多市场,其中韩国、澳洲和新加坡的货币都下跌了超过1%,尽管其他国家可能希望它们的汇率退跌,以令出口保持竞争力。由于担心以美元计算的债务成本将上涨,中国航空企业的股价均下滑,商品股的股价则因推测人民币疲弱将减低中国消费者的购买能力而滑落。美国国债上升,因为美元资产的需求量增加。

中国干预货币市场已造成中国的外汇储备金在过去4个季度里减少了3,000亿美元。人民币因此十分强劲,是新兴市场中表现最佳的货币,这使到中国7月份的出口下跌8.3%。

实际有效汇率是经过通货膨胀调整,以及与其他国家进行贸易的衡量标准,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在过去4个季度攀高了14%,是国际清算银行(BIS)指数所追踪的32个主要货币中升幅最高的。

市场力量
中国央行表示,人民币贬值的措施即刻实行,造市商在为参考汇率报价时,将必须考虑到前一天的闭市即期汇率、外汇的供需水平,以及主要汇率的变化。之前的指引没有提及这些标准。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香港的高级策略师刘洁说:“新汇率将依据前一天的闭市汇率计算,这是真正的市场水平。汇率的波动区间也将真正根据市场来决定。这是一项重大措施,比我们预期的更大胆。”

彭博情报(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首席亚洲经济师欧乐鹰(Tom Orlik)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中国必须在增加出口和资金可能外流之间取得平衡。他预测,在未来3个月,中国的实际有效汇率每下跌1%,其出口将增长1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人民币兑美元每跌1%,中国的资金将外流大约400亿美元。

货币政策
欧乐鹰说:“人民币贬值的风险是资金可能外流,使中国稳定的金融体系受影响。中国领导层认为,中国拥有总额3万7,000亿美元的货币储备,因此能够承担任何风险。”

中国央行于8月11日表示,人民币坚挺令出口受压,而有效汇率高企是人民币贬值的因素。中国7月份的出口跌幅比经济师预测的更大,中国的生产物价指数也下滑5.4%。

澳新银行驻香港的首席大中华区经济师刘利刚说:“中国在8月11日突然宣布减低汇率是由于中国7月份的出口数字大幅下跌,以及通货紧缩风险逐渐提高。”

虽然人民币贬值将有助支持增长,但刘利刚预测,中国央行将减低银行8月份的存款准备金率,并在本季度调低基准利率(若成事实,这将是它一年来第5次这么做)。

波动率提高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表示,IMF规定储备货币必须为自由使用的货币,因此可能促使中国央行下调汇率。IMF已在近几个月说,人民币必须更加灵活。

德国商业银行驻新加坡的经济师周浩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人民币汇率未来将进一步以市场为主导方向。在岸与离岸汇率的波动幅度将大大提高。”

人民币的1个月隐含波动率(衡量价格期权波动率的指标)飙升3.9个百分点至5.075%,这个升幅是自2004年以来最大的。该指标在7月24日下跌至0.993%的1年低位。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及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驻亚洲前非执行主席罗奇(Stephen Roach)表示,中国下调汇率已提高了“货币战争”的风险,因为其他出口国也希望它们的汇率退跌,以保持竞争力。

罗奇说:“很难相信这将是一次过的汇率调整。在全球经济疲弱之际,不仅是把汇率调低1.9%就能够使中国的出口增加。因此,全球货币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大大提高。各国竞相降低汇率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812/547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