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亚洲最大的经济体正在放缓。此外,美国联储局(US Federal Reserve)料将开始加息,人民币也在最近贬值。

这一连串曾于1994年发生的事件,最终导致各国竞相减低货币汇率,从而引发亚洲金融危机。后者主要使亚洲大部分地区的银行与企业崩溃,并陷入衰退。

目前的市场一片动荡是否预示着亚洲将再度爆发另一轮危机?其中无疑有相似之处,但也包含重大的区别。这一次,亚洲经济体的经常账户余额、财政状况及外汇储备更加稳固,这为动荡的情况增强了缓冲作用。

尽管如此,风险正逐渐提高,因为中国意外地在2015年8月11日让人民币贬值,使越南至哈萨克斯坦等国的货币汇率也减低,令巴西以至土耳其等易受影响的新兴市场面临威胁。全球抛售情况在8月24日进一步加剧,美国指数期货的跌幅扩大。

除了人民币贬值外,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及亚洲最大经济体(日本在1994年为亚洲最大经济体)的经济正在放缓,而商品价格下跌也影响了巴西、澳洲、马来西亚和南非等国。在美联储准备自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首次加息的当儿,中国企业对亚洲及其他新兴市场的出口造成了威胁。

严重风暴

伦敦对冲基金SLJ Macro Partners的创办人之一任永力(Stephen Jen)表示,‘一场严重风暴将极有可能席卷巴西和南非等国家。但我预计,亚洲将不会爆发危机,或甚至陷入令人十分紧张的局势。其中主要的原因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已经把亚洲金融体系整顿一番,亚洲的抵御能力应该变得更强了。’

在1994年之前,亚洲是投资界的宠儿,一些人也认为亚洲是20世纪末的增长奇迹。但是,好景不常。

研究机构Lombard Street Research(LSR)指出,中国在21年前让人民币贬值大多被认为是导致新兴市场陷入危机的因素,尽管美联储在同年加息才是诱因。

今年,中国意外降低人民币汇率已促使越南让越南盾贬值。当哈萨克斯坦放弃控制其汇率时,其货币兑美元的汇率在8月20日下跌了超过20%。南非兰特(rand)与土耳其里拉(lira)的汇率也进一步退跌。

亚洲市场向下调整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经济师,包括驻香港的Chetan Ahya在一份8月24日的报告中写道:“亚洲市场自2013年开始向下调整,这个时期一直都令人十分难熬,并将依旧艰难。虽然这个情况多半会持续下去,但我们认为类似1997年至1998年的危机将不太可能发生。”

上述报告指出,由于国内债务增加、持续面对抗通胀的压力、经常账户取得盈余、采取可变动汇率机制,以及外国货币储备充足,亚洲的决策人能更好地控制资金流动状况。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罗奇(Stephen Roach)说,亚洲金融危机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亚洲货币与美元挂钩毫无防御能力、外汇储备不足,以及热钱大量流入。

美元债务

于亚洲金融危机时期担任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师的罗奇表示,目前的情况虽有两点不相同,但却有一个相似之处,那就是在中国央行下调人民币汇率之后,人民币套利平仓交易开始出现,同时中国拥有约1万亿美元的银行债务。

人民币疲弱让已承受压力的中国企业的债务负担加重,这些企业现在将必须支付更多人民币来偿付它们以美元计算的债务。

罗奇表示,亚洲也面临一项新的挑战,即区域内的经济体非常依赖中国这个增长正在减速的国家。在1990年代中,经济蓬勃的美国是购买亚洲产品的主要买家。

他说:“这表示随着中国出口下跌(目前已如此, 中国7月份的出口年比减少8.3%),仰赖于中国的亚洲国家将遭遇影响。”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表示,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将在今年底之前跌至6.5人民币,并在2016年底跌至6.9人民币,使人民币的贬值幅度达到将近10%。

人民币贬值的影响

任永力预测,人民币贬值10%将导致亚洲其他货币波动5%至20%。

LSR驻伦敦经济师Shweta Singh指出,越南、泰国、韩国及马来西亚是比较容易受到人民币贬值影响的亚洲国家,而欧洲方面有匈牙利及波兰面临风险,土耳其则可能遭受最大影响。

不是每个人都认为亚洲将面临另一次危机。前美国财政部中国事务专家、现为洛杉矶TCW集团分析师的洛文杰(David Loevinger)表示,人民币贬值引发的一连串事件将导致危机爆发的想法“只不过是谣言”。

澳新银行(ANZ Bank)驻新加坡经济师Glenn Maguire说,许多年前人民币贬值的时候,亚洲也面对其他问题,人民币贬值并不是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导因。由于亚洲货币已不再像上一次危机那样严格地与美元挂钩(许多亚洲国家因此遭遇沉重打击),亚洲现在已更有能力应对不断变化的情况。

加息时间将推迟?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表示,美国货币政策的前景也十分不一样。美联储虽在1994年大幅加息,但由于全球经济增长前景欠佳,以及美元坚挺,美联储在下个月加息的可能性已跌至50%以下。

管理约1,140亿美元的AMP Capital Investors驻悉尼的投资策略主管Shane Oliver指出,今年与之前相同的情况是涉及易受影响的新兴市场,其中还包括南美洲、土耳其和南非。

他说:“中国让人民币贬值的举动已引起纷扰。”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827/5919/,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