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环球市场最近出现动荡,很多卖方经济师预测联储局将会把第一次加息时间推迟。

较紧缩的财政状况,好像提高利率、美元强劲、信贷息差扩宽及股价走低,往往会渗入实质经济中,并对增长带来有害影响。

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美元自2014年下半年升值所带来的累积影响及最近股市及信贷市场的动荡,将会至今年尾,为实质GDP(国内生产总值)减低0.8个百分点。

但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美国首席经济师Torsten Slok认为市场最近的动荡可能是好事,他认为这将令9月加息更具吸引力。

Slok的理由是,由于投资者觉得9月加息是一个政策上的错误,那么他预期美国债券的长期收益率及美元将受压。扁平的收益率曲线通常代表财政状况宽松,而这正是联储局非常规货币政策的目标之一。

Slok在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如果联储局在9月份真的加息,市场目前的看法是长期收益率及美元将会下跌,因为市场认为联储局过早加息。但讽刺的是,9月份可能是联储局最理想的加息时间,正如我们刚才讨论的经济情况,9月加息可能出现宽松财政状况,而不是紧缩。”

他强调,美国央行应该”在市场转弱的时候进行第一次加息”,以确保收益率曲线不会跳升,正如在1994年首次加息时触发的债券抛售情况。
但联储局可能对加息会带来财政宽松的情况有点担忧。

原因是,正如彭博社的Matthew Boesler曾经指出, 联储局在过去15年未能成功紧缩货币政策,包括在2004至2006年在加息的情况下,正如下图所示:

资料来源:彭博社

因此,虽然Slok认为9月加息是有利,但也可能像之前的加息周期一样会出现问题。

除了全民就业外,联储局的另一项要求是价格稳定,而收紧财政状况可以达到这一点。如果收紧财政状况,当经济出现过热的情况时,央行可以抑制增长,从而减低通胀压力。

在2004年开始的加息周期里,联储局未能使用更多限制措施来收紧财政状况,而这个情形被市场人士称为格林斯潘谜团(Greenspan conundrum),因为长期债券收益率未能随着联储基金利率同步走高。

那时候,收益率曲线扁平是因为环球的存款充裕令长期收益率受限及联邦基金利率没有急升。市场人士最终在2008年下半年看到更紧缩的财政情况,包括信贷息差爆发、美元飙升及股价急跌。

因此,联储局对新一轮的加息周期有不同的期望,最好是1994 年或2004年的情况不会再次出现。今次的情况有点不同,单单是央行的庞大财产便可以令货币决策者在财务正常化的过程中提供较大的影响力。

目前而言,通胀没有需要受到控制。

但决策者能否控制通胀就不得而知。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903/617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