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大王”格罗斯(Bill Gross)每个月都会写一篇“投资展望”的文章。市场人士之前都认为,美国联邦储备局很可能会在9月份加息,但由于人民币贬值、中国股市大跌、美国股市也起伏不定,9月加息的可能性随之减低。格罗斯对加息课题有何看法?

以下是从格罗斯的9月份投资展望中摘录出的4个重点,以及笔者思考的一些问题。

一、联储局加息会“太少,太迟”

格罗斯一向来都认为联储局应该要加息,但联储局如果迟至现在才加息,加息的幅度会“太少”,也“太迟”了(“too little, too late”)。“太迟”是因为联储局可能错过了在2015年初加息的时机,“太少”则是因为格罗斯认为利率应该接近2%。然而,联储局现在加息的话,势必会令市场人士更加紧张,造成金融市场不稳定。

思考:联储局加息是为了令货币政策归于正常,还是美国经济很好?

格罗斯认为,就算联储局加息,也“太迟、太少”

格罗斯认为,就算联储局加息,也“太迟、太少”

二、利率持续偏低对经济不利

格罗斯指出,联储局已开始发现,利率在过去六年来一直保持在接近0%的水平,对实体经济造成了负面影响,摧毁了对资本主义来说相当重要的商业模式,如退休基金、保险公司,以及人们储蓄的意愿。他表示,如果储蓄额减少,那投资和长期的生产力也会跟着下跌。

思考:美国人之前的储蓄意愿就高了?金融危机之前,全球的主要经济增长引擎,不是喜欢借钱购物的美国消费者吗?美国企业不是拥有大笔资金而不愿投资吗?

三、世界各国必须设法增加需求

格罗斯认为,世界各国竞相令货币贬值,只是权宜之计,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总体需求太少,供应过剩的问题。他指出,中国必须加快经济转型的步伐,成为一个靠消费推动经济增长的国家,发达国家也不能再那么着重于省钱,它们反倒应该进行基础建设,换掉陈旧的基础设施。

思考:拉动需求的确是好方法,因为经济有成长,才能解决债务问题。但要拉动需求是不是要靠借贷呢?

人民币贬值是为了刺激经济增长?

人民币贬值是为了刺激经济增长?

四、推荐短期企业债券

格罗斯指出,由于各国在短期内都不会改变现行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投资者可从股市中取得的资本增值和回报将有限,债券市场的吸引力不大,在全球经济增长低靡的情况下,私募股权和对冲基金可取得的回报也不会太好。他认为,以风险回报的角度来看,现金或容易变现的资产(如1-2年期的企业债券)是最佳选择。

思考:格罗斯说得好像没什么值得投资了,但如果美国企业把手头上的现金用于投资,股市是不是更值得留意?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904/620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