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8年,亚洲经济体有足够的理由和陷入困境的西方经济体脱钩。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垮台,以及随之而来的效应,使到以出口为主的国家开始寻找更可靠的消费国。毫无意外地,它们选择从中国这个市场受惠。

这个选择现在看来不太妙,因为中国经济正在放缓、其股市下跌,以及中国政府似乎无法让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维持其稳定与可靠贸易伙伴的地位。从发展中国家极为依赖另一个新兴经济体来看,当中明显出现了巨大矛盾,而这种依赖十分不平衡。但目前,区域内也有许多国家希望能与中国脱钩。

鉴于美国联储局(The Fed)在10年里首次采取紧缩措施,彭博产业(Bloomberg Industries)的经济师Tamara Henderson表示,亚洲或许很快将能减少对中国的依赖。她最近于一份报告中写道:“由于爆发全球金融危机,亚洲与美国脱钩,令亚洲在当时从中国特别的振兴措施中受惠,美联储加息也许能让亚洲和中国脱钩。”

然而,紧缩政策却可能对亚洲有利。当金融危机在2008年爆发的时候,市场变得更加恐慌,各大央行也紧张不安。自此以后,这样的情况就没有出现。一般认为,美联储加息将对全球造成动荡、资金将回流美国,同时经济脆弱的国家将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寻求援助。但是,这些担忧并无根据。将所有的风险考虑在内,亚洲的基本面相对较稳定。其金融体系已经更强稳,透明度也提高了,其货币储备金亦足够,可让它避免陷入类似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与此同时,美国利率提高显示,美国这个最大经济体兼消费国的经济再度复苏。Henderson说:“加息周期开始发出了一个重要的讯号:市场是时候对美国具有信心。美联储知道这一点,全球投资者最终也将接收到这个信息。”

毕竟,超低利率让投资情绪减弱。除了使不明朗市场的投资情绪提高外,美国利率回到正常水平理论上应会令投资者更愿意承担风险。这么一来,资金应会回流亚洲,为基建、提高生产力的科技及教育投资给予支持。由于债券收益率下降、股市蓬勃及政府的资产负债表更稳定,亚洲各大政府将可重组它们的经济。

过去18年的经历让亚洲吸取了两个重大教训。一是过于依赖出口的风险,二是只仰赖单一消费国的风险。前者仍未完全被吸纳。虽然亚洲已在服务领域逐渐扩大版图,但把货品运送到海外(航运业)依然是亚洲的主要业务。亚洲国家也需要加以避免仅仅依靠一个消费国的情况,目前区域内许多经济体只是把美国换成中国,作为它们唯一的消费国。

这些自满现象有一部分可归咎于过去七年所采取的极度宽松货币振兴措施。所有的国家只需从美国、欧洲和日本取得资金,然后从中国迅速增长的需求中受惠。现在,这个情况已经过去,因为中国经济放缓,以及华盛顿与法兰克福计划停止实施货币政策。这为在非出口行业制造就业机会以走向高档市场的各大政府带来压力,即使美国需求上升,这个情况应会持续下去。亚洲的增长来源越多元,它受到中国的影响将越少。

市场自然存在风险,而美联储将于9月16至17日举行政策会议。美国央行的加息幅度可能与1990年代中至末期相若。但依据亚洲2004年至2006年的情况,只要美联储是逐步加息,以及市场把加息的因素考虑在内,即使处于紧缩时期,市场仍可蓬勃发展。实际上,在美联储于2000年代中加息时,印度和印尼的股市上扬,韩国与新加坡的货币也大幅升值。

这次是否会出现相同的局面没人说得准,但美联储加息的举动将可能提振亚洲市场,原因是中国经济放缓令亚洲其他国家受累。

本专栏不代表编辑部或彭博社及其拥有人的意见。

本文作者 William Pesek 的电邮:wpesek@bloomberg.net
本文编辑 Nisid Hajari 的电邮:nhajari@bloomberg.net

欲了解更多关于美联储加息的课题,不妨考虑参加以下的讲座:
SIC2H2015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
美国加息在即
全球经济格局出现重大变化
投资者该如何重新布局
从而把握良机,避开风险?

名家为您指点迷津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917/654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

推荐阅读

主编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