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er Temasek Holdings Senior Managing Director Michael Dee

Michael Dee

这是Michael Dee对来宝集团(Noble Group)所作的一份最新评论。Michael Dee是前摩根士丹利东南亚总裁,前淡马锡控股高级董事经理,他在投资银行界拥有超过30年经验。

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公开要求来宝集团(Noble Group)的联合创办人艾礼文(Elman)辞去所有在来宝职位的人,它辞去审计委员会的职务是对的,但这并不足够。艾礼文必须辞去所有在来宝的职务,才可让公司有生存的机会。

只是辞去几个委员会的职务,但依然留任集团的执行主席及薪酬委员会的委员让艾礼文可以推行其破坏性的政策及继续从股东手中获得丰厚的薪酬。这是完全不可以接受,我在此要求董事局及其薪酬委员会的新主席Christopher Pratt马上公开艾礼文在过去5年总共获得的薪酬。

可是,鉴于艾礼文依然是集团的执行主席及薪酬委员会的委员,他仍大权在握,可以阻止其他股东知道在过去5年他因其差劲表现所获得的薪酬。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艾礼文否认所有会计及业务上不合乎常规的行为,但随着来宝的股价从1.40元的52周高位及2011年的2.43元高位下跌至今天的0.45元,他个人对来宝的股票没有给予实际上的支持。

来宝总裁阿里雷扎(Alireza)对上一次是以1.00元购入来宝的股票。如果你们认为1.00元是合理的价格及对来宝的账目充满信心,为什么你们二人不大量入股。身为亿万富翁,艾礼文为什么你不最低限度买入5,000万至1亿元的股票?或许你是知道真相,因此你不愿意显示对集团的信心,对吗?就请你以账面值的一半买入1亿元来宝股票,或者是告诉我们不买入的原因。

在过去6个月,来宝的董事局及管理层在竭力否认所有指责。来宝的领导人及董事局驳回所有对其账目及经营方式的批评;对冰山研究(Iceberg Research)提出昂贵的诉讼; 回购几百万股公司股票;利用宝贵的现金来偿还债务;在环球进行路演;花一整天时间来进行投资者发布会及聘请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来说服市场来宝一切安好。

结果呢?市场不相信来宝所说的一切。来宝目前是以低于账面值的一半交易。回购股票并没有提高投资者的信心。 新交所发出了“谨慎交易”通知及三个交易疑问。多家评级机构给予来宝负面展望及垃圾评级。银行调低对来宝的承诺。在上半年,来宝的现金流大约为负10亿元,而债务增加10亿元。实际上,所有研究分析师均调低对来宝的预期及把目标价折半。信贷分析师建议出售来宝的信贷,而最重要的是来宝没有提供任何可信赖的数据来反驳或回答市场所提出的问题。

在浪费宝贵的现金来回购股票及偿还债务后,现在据说公司的现金及银行承诺的贷款已不足以覆盖未来12个月的偿债。鉴于来宝的运作继续带来负现金流,情况变得更糟,而来宝只能增加债务来应付。为筹集资金,来宝需要求助于昂贵的融资或变卖资产。来宝说它直至最近拥有大量现金流,但这是因为它出售来宝农业(Noble Agri)的51%股权。出售资产不是一个策略,只是业务失败的一个征兆。

此外,来宝裁退了16%员工。来宝否认所有过失,也表示没有误导投资者,但它没有以可信赖或实际的数据来令市场信服。如果阿里雷扎不可以推销来宝,那么为何他还领取丰厚的薪酬。我的问题很简单,但来宝不愿意公开数据来回答有关问题。

还有就是,《金融时报》报道,来宝进账一家德州公司按市值计算的盈利(据说是德州Alvin市的Ascend Performance Materials) 。据说来宝签订了一份合约,让其可以进账按市值计算的盈利。但该公司还未有建好厂房,还未完成设计及缺乏资金。该公司就其厂房的状况有以下的报告:“Ascend目前正就工程、采购及建筑等事宜作出安排, 并为在德州Alvin市南部的PDH厂房筹集资金”。

可是,来宝已为整份合约进账盈利。我希望来宝能够向投资者解释这份合约的真相。来宝是否为一份还未有建设厂房的合约进账盈利,而这座厂房可能永远也建不成?市场很多人似乎认为来宝现在不论合约是否会带来收入或盈利,都会先进账合约的盈利。因此,净利及现金流将出现重大及潜在的背离。

上述所提到的一切都促使艾礼文必须下台,或董事局对他投“不信任”票而把他裁退,或监管当局为了良好管治及透明度而要求他离开公司。
来宝需要以从外面寻觅的新主席来整理公司,并要求目前的总裁及财务总监在一个月内把真相和盘托出,然后把他们裁退。

这个情况已经拖得太久。环球监管机构需要阻止不良的管治及保护投资者。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0929/6847/,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