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林火引发的烟霾问题今年再度令新、马两国人民生活在一片迷蒙之中,学校因此而停课,许多户外活动也受到影响,比方说,原定于10月4日举行的渣打银行吉隆坡马拉松赛(Standard Chartered KL Marathon)就因此而取消。

经济损失

烟霾不仅会影响我们的健康,还会令国家蒙受经济损失。有数据显示,1997年的严重烟霾问题,估计令东南亚蒙受了9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接受彭博社(Bloomberg)采访的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主任柯仲佑教授指出,烟霾问题令新加坡在1997蒙受了3亿元的损失,2013年则为5,000万元。美银美林( 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经济分析师蔡学敏则估计,烟霾问题可能使新加坡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减少0.1%至0.4%(视烟霾持续的时间而定)。

印尼居民控告上市企业

亚洲新闻台(Channel Newsasia)在10月6日报道,印尼占卑(Jambi)的一群居民准备控告五家涉嫌焚烧土地并造成空气污染的公司。这五家公司为:亚洲种植集团(Asia Agri)、金光农业资源(Golden Agri Resources)、丰益国际(Wilmar)、森那美(Sime Darby)和亚洲浆纸(Asia Pulp and Paper)。

种植企业在意声誉

然而,烟霾问题不是今年才开始发生的事情,这些上市企业难道都不在乎它们的声誉受到影响吗?

只要浏览这些企业的网站,我们就能得知,不少企业都因为人们的环保意识提高及客户施压而采取了各种行动,确保它们的产品符合环保标准。比方说,丰益国际在2013年12月率先提出“三不政策”,即不砍伐和焚烧森林(No Deforestation)、不开发泥炭地(No Peat)和不剥削(No Exploitation)。

森那美则强调,它从1985年开始就严厉执行“零焚烧政策(zero burning policy)”,而这项政策也在1999年成为业界的标准。

金光农业资源则在公司网站上指出,林火是从其种植园区以外蔓延开来,公司还附上了各个火点的起火日期、灭火日期、起因和资料来源,尝试做到公开透明。其中一个主要失火原因是:当地社区为了种植新作物而烧芭,火势失控并蔓延至其他地区。

烟霾问题难解决的三个原因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RSIS)的客座研究员Jackson Ewing就指出,烟霾问题难以解决,主要出于三大原因:

一、印尼的棕油和造纸行业迅速发展,许多土地都被开发来进行种植,而如今有越来越多种植园是由中型业者开发。地方政府的领导人为了预算、竞选等原因而让这些中型业者取得正式和非正式的种植特许权,与那些大型种植业者相比,这些中型业者在媒体上曝光的机会不多,不太担心声誉受到影响。

二、天气变得更炎热干燥。专家预测随着气候改变,东南亚会变得更加干热,再加上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林火规模变得更大、更难控制。

三、各类措施需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发挥效用。印尼政府其实制定了许多政策来解决林火问题,在2014年9月批准了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协议(ASEAN agreement on Transboundary Haze),向一家违例的棕油生产商征收超过2,500万美元的罚款,以及逮捕了一些涉嫌导致林火发生的企业的执行人员。但这些措施都无法在短期内解决烟霾问题。

不知道占卑的居民是否能如愿取得赔偿?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007/7116/,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