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商品价格持续下跌,生产商破产及业内整合等情况无疑会大增。农场、采矿及建筑设备的供应商已受困扰。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无疑主导环球商品市场的瑞士巨子嘉能可(Glencore)在上周的单个交易日内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价值。

资料来源: www.zerohedge.com

嘉能可是在1974年,由美国逃税者Marc Rich创立,后者在2013年去世。公司起初名为Marc Rich & Co.,并且没有涉足矿物资产,因为Rich认为这些资产起伏不定。他专注于商品交易,并把公司转变为全球最大的交易行。

Rich在1993年至94年尝试垄断锌金属市场失败后,被逼把公司51%的股权出售给一个包括目前嘉能可总裁Ivan Glasenberg在内的管理团队。

新公司直接涉足矿产业的运作,但十分重视营业利润的稳定性。嘉能可在2011年首次公开售股时,在招股书内声明 其贸易业务“主要是与其工业运作相关而不是与商品价格,让嘉能可的盈利一般上比那些纯粹为金属、矿产及能源产品的生产商来得稳定。”

可是,事与愿违。商品价格急剧下降及其300亿美元的负债,起码在投资者及可能在信贷评级公司的眼中,嘉能可大势已去。尽管公司在9月初宣布通过出售股票、减低派息、出售资产及减低成本来减债100亿美元,但其在2022年到期的美元债券获益率从7月尾的4.6%跳升至最近的11%。嘉能可的股票在9月28日暴跌29%,比其在2011年上市时(当商品价格达到高峰)下跌了90%。

如果像嘉能可这么庞大的运作也不能保护其矿产业务,那么只是从事矿产业务的巨子像必和必拓集團(BHP Billiton)、淡水河谷公司(Vale)、力拓集团(Rio Tinto)及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又怎样应对?还有就是销售矿产设备的公司像卡特彼勒(Caterpillar)?那些规模较少,难以集资的企业更令人担忧。美国铝业公司(Aloca)刚宣布把其铝金属生产业务从其下游价值较高的铝业务分拆。

投资者对商品的认识远远追不上嘉能可,因此他们可能陷于极度的苦恼中。后者包括在10年前当商品大受追捧时进场的退休基金。这些投资者只希望在低息环境中,寄望商品价格进一步升高,让他们能早点达到投资目标。许多人把商品提升为投资级别,与股票及债券并排。

可是,我一直坚持商品不属于投资类别,它只属于投机商品。没错,我会在组合中包含商品买卖像原油、铜及糖,但我只会卖空。自1800年代中以来,经通胀调整后的商品价格一直在往下跌。在美国内战及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商品价格因需求而大幅上升,但战争结束不久后便回落;还有就是在1970年代因石油供应减少也出现过商品价格飙升的现象。

没错,地底下的石油不会增多。美国著名地球物理学家M. King Hubbert认为世界的石油产量在1970年代达到高峰,因此原油供应到现在应该耗尽,导致价格飙涨。但后来发明了水力压裂技术及价格相对低廉的页岩油大量开采。

我还记得严肃的经济学家曾经预测电讯业的扩张将会停顿,由于地球没有足够的铜让我们开采,铜线将会供不应求。但后来光纤明显把问题解决了。

人类的聪明才智及自由市场价格往往会消除商品短缺的问题,而这个现象可能会一直维持下去。商品投资或许会继续带来回报,但记得这是基于价格进一步下跌。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008/716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