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一篇文章中,笔者提到了希拉莉(Hillary Clinton)为了防止金融危机再度发生而提出的五个方案,即:

一、令个人承担责任;
二、减少大型金融机构可能带来的风险
三、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督
四、令消费者和一般投资者相信金融市场是为他们服务
五、捍卫多德-弗兰克法案

(全文:希拉莉为防止下一场金融危机提出的5个方案

简单来说,希拉莉的目标是要减低金融界的风险,她的方案是为了解决美国金融界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一些弱点。

美国联邦储备局前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2012年在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讲课时,就曾提到美国金融界和监管机构的各四个弱点。

金融界的弱点:

一、“大平稳”令贷款增加

“大平稳(Great Moderation)”指的是在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担任联储局主席期间(1987年至2006年),美国的经济状况与之前相比变得较为稳定,实质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的起落幅度都变得没有那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对经济更有信心,借的钱也因此增加。当人们举债过多,他们所拥有的资产却贬值而且无法抵债,就会出大问题。

二、金融机构无法确知它们面对多大的风险

由于金融交易变得日趋复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当年都无法确知它们承担了哪些风险,以及这些风险有多大,它们为风险管理(risk management)投入的资源,并不足以帮助它们妥善地衡量和控制风险。希拉莉强调银行业者必须把商业银行(commercial banking)和投资银行(investment banking)业务划分开来,目的是要减低大型机构可能带来的风险。

三、金融机构依赖短期融资

在这个时期,各类金融机构都相当依赖商业票据(commercial paper)等短期融资方法,这些票据的期限大多少于90天。如果债主同时讨债,它们就会面对周转的问题。希拉莉就倡议针对短期借贷征收费用。

四、金融机构使用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

金融机构使用的其中一种金融衍生工具(financial derivatives)是信用违约掉期(CDS),即复杂金融产品的“保险”。只要经济好,那些金融产品不出问题,售卖CDS的机构就能稳稳地把钱放进口袋,但一旦有问题发生,它们就会因为要赔偿大笔款项而蒙受严重亏损。

监管机构的弱点:

一、许多重要的金融机构都没有受到妥善监管

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美国一直沿用1930年代设立的金融监管架构,在金融界不断发展的情况下,一些金融产品和金融机构都没有受到妥善监管,如之前提到的CDS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等投资银行。

二、联储局没有严格要求金融机构妥善地衡量风险

如前所述,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金融机构都无法确知它们承担着多大的风险。伯南克指出,联储局的其中一个过失,就是没有向金融机构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它们提高衡量和控制风险的能力,或者阻止它们从事高风险交易。

三、联储局没有保护好消费者的权益

联储局其实能够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消费者的权益,确保一些人不会过度贷款,从而控制房地产泡沫,但联储局当年却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

四、金融界的问题超出各别机构的监管范围

当年导致金融危机发生的问题,并非一、两家企业的问题,而是整个金融体系的问题。监管机构的不足之处在于,它们有各自的管辖范围,但却无法看出整个金融体系的状况,或者不同市场和企业之间的关系会引发哪些问题。

政治人物以“防止金融危机再度发生”这个目标来争取选民支持,的确有一定的号召力,因为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后,美国民众都不再那么信任金融界和政府,原因是金融界捅了大娄子,政府却是以牺牲纳税人利益的方式来救市。但是,这些措施是否会矫枉过正,或者造成其他问题呢?笔者将在下一篇文章讨论这个课题。

伯南克2012年在乔治华盛顿大学讲课的录影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016/7403/,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