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前的两篇文章中,笔者谈到了希拉莉(Hillary Clinton)为了避免下一场金融危机发生而提出的五个方案,以及美国金融界在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的一些弱点

金融界的确需要进行改革,这样才能减低整体经济可能面对的风险。监管不力,金融业者可能会乱来;监管过度,却可能矫枉过正,本末倒置。2013年4月,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的首席经济分析师霍尔丹(Andrew G Haldane) 在一项活动上致词时指出,当监管条例变得复杂,有许多不一致的地方,而且监管费用变得相当庞大,就会出现弊大于利的情况。

英格兰银行的首席经济分析师Andrew G Haldane;图源:彭博社

英格兰银行的首席经济分析师Andrew G Haldane;图源:彭博社

 

美国的金融改革似乎就有这种倾向。

问题一:条文繁多复杂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指出,美国在1913年制定的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有32页,1933年制定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有37页,目前的金融改革法案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 则长达848页。霍尔丹表示,当其他根据多德-弗兰克法案制定的条规也出炉后,其总页数可能多达3万页。

监管条例繁多且复杂,可能未见其利,先见其弊。霍尔丹说,监管条例越复杂,漏洞就越多,业者就更加可能会钻漏洞。

问题二: 为遵守规定所需支付的费用增加

《经济学人》的多篇文章举出了许多监管条例令业者成本增加的例子。其今年4月18日的一篇文章指出,为了遵守750项与资本有关的新条例,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聘请了超过950人,而它必须聘请另外400人以确保它不会违反约500项与资产流动性有关的条例,它还需要一支多达300人的团队来确保其运作不会违反伏克尔法则(Volcker Rule)。

霍尔丹就指出,多德-弗兰克法案估计可以制造很多与监管有关的就业机会,但实际上这些资源可以调动到其他领域,发挥更大的效益。

问题三:流动性风险

银行为了“做市(market making)”,会持有一定的证券(如企业债券),确保它们有货可售,也令投资者容易进行买卖。由于有关当局规定银行必须持有更多现金和容易变现的资产,它们所持有的证券随之减少,证券的流通性减低。当许多投资者都要套现时,资产管理机构可能被迫以低价出售这些证券。

黑石集团(Blackstone)的创办人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就曾指出,流动性减低可能会引发下一场金融危机。

施瓦茨曼:流动性减低可能会引发下一场金融危机;图源:Business Insider

施瓦茨曼:流动性减低可能会引发下一场金融危机;图源:Business Insider

问题四:影响金融界的发展和创新

监管条例必须明确、透明和一致,其功能应是确保金融机构能安全、顺畅地运作。《经济学人》指出,繁琐的监管条例造成的主要问题在于,各种限制、监察活动及相关费用可能会影响金融界的发展和创新,进而影响美国的经济。施瓦茨曼也指出,多德-弗兰克法案对中小型银行造成的负面影响更大。

笔者这三篇文章谈了美国需要整顿金融界的原因、整顿方法以及这些方法可能引发的问题,希望这些文章能令读者更加了解美国的金融界。

活动介绍

SIC_500x500
主讲人阵容(左起):骆伟嵩、黄玮杰、曾渊沧博士、许锟鸿、付娆

名家为您指点迷津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020/749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