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目前的靠山是摇晃不定的金融服务,因此北京政府很可能会推出更多刺激措施。

虽然有关当局不会像2008年金融危机后那样大开信贷闸门,但它首先针对性地让更多资金流入基建项目。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中国人民银行依然有减息的空间。政府最近公布的方案还包括减低购车税及第一次买房的首期付款。

香港独立咨询公司Oxford Economics 的亚洲经济研究团队主管Louis Kuijs 说:”我们预期政府将会继续推出更多措施来确保其经济增长不会离开目标太远。这些措施预期大部分是刺激内需,其政策可能会逐渐流向基建以外的领域。”

由于来自银行业的刺激措施作用不大,为了达到总理李克强为2015年定下的7%经济增长目标,政府有需要推出更多刺激措施。

警钟响起

尽管上证综合指数下跌29%,金融业在第三季比去年同期飙升16.1%,部分原因是股票交易量高出一倍有多,即使比第二季下跌了大约25%。

由于股市在2014年第四季开始飙升,因此今年最后三个月的基底效应将会较高。如果要达到总理李克强的增长目标,政府更急需为萎靡不振的工业及建筑业注入生气。

麦格理(Macquarie Group)及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的经济师也预测中国政府在最后一个季度将会推出更多刺激措施。

货币宽松

由Yang Zhao带领的野村经济师团队在星期二指出:“我们预期中央政府将会推出适度的刺激措施及继续其货币宽松政策。” 这些分析师预期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在第四季将会再调低一次,而在2016年将会出现4次减少50个基点的调整;而基准利率明年将会出现两次减少四分之一个百分点的调整。

麦格理的中国经济师Larry Hu指出,名义增长率(nominal growth rate)减弱意味着基本经济比第三季的6.9%整体增长来得弱,“让政府推出更多宽松措施的机会更大。” 换句话说,中国可能会跟随其他世界强大的经济体推出新的刺激措施。

欧洲央行,日本央行

根据彭博社的一项调查,经济师预期欧洲央行在年尾可能宣布增加量化宽松措施。另外,日本央行在10月30日举行的政策会议将会推出更多刺激措施的机会是自行长黑田东彦于2014年10月突然宣布实施宽松政策以来最大。

那时候,美国联储局刚好考虑相反的政策,把利率从历史低位提高,即自2006年以来将会实施的首个紧缩政策。

渣打银行的新加坡亚洲首席经济师David Mann表示,这些国家的宽松措施合起来将会提升环球的情绪;增加投资者的风险胃口及可以抵消联储局的升息有余。

Mann 说:”这不等于情况会突然好转,但最低限度在知道央行可能作出的行动后,我们的信心会增加。如果三个央行同时放松货币政策,这将轻易抵御联储局的加息行动。”

财政空间

中国人民银行的利率已经减至历来最低及减低银行储备金率。一年贷款利率及一年存款利率则分别调低至4.6%及1.75%。

中央已放松让地方政府借贷的条例,而最高的经济规划机构也加快批准有关项目。政府的强大财力也意味着在有需要的时候可以为更多基建项目注资。

彭博情报(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经济师Tom Orlik 及Fielding Chen在星期二的一份报告指出,金融业的增长离开跌势还有一段距离。“由于金融业产值从2014年第四季快速增长,未来几个季度的基底效应将会很大。中国政府需要接受整体GDP将会离开7%目标更远,或者是在未来几个月逐渐增加公共开支。”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021/753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