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环球市场起伏不定的情况下,商品市场可说是节节败退。

虽然新加坡饱受烟霾影响,但我们的研究团队发现,如果大家把烟雾拨开,把注意力放在种植领域,可能会寻到宝。

让我们先来概述种植领域的情况。种植公司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原棕油价格,因为原棕油价格对棕油产品的平均售价带来直接影响,而棕油产品的售价影响公司的收入及净利。

可是,形势似乎在不断快速转变。

让我们回到基本的经济理论,以最简单的供需情况来看这个领域。

扼要来说,在供应过量的情况下,售价将会下跌;而在需求增加的情况下,售价将会上升。 一个平衡价格是可遇不可求,而且会不停地在改变。

接下来,我们会谈到一个影响棕油产量及其产品供应量的一个重要因素。

厄尔尼诺现象带来的坏天气减低棕油的供应量

美国国家气象局的气候预测中心联同哥伦比亚大学的国际气候与社会研究机构指出,地球正受强大的厄尔尼诺(El Nino)现象全面影响。

这次的厄尔尼诺现象预料会是自1950年以来威力最猛的三个现象之一。

厄尔尼诺现象主要是带来十分干燥的天气,受影响的区域包括印尼及马来西亚,而这两个国家占了环球棕油产量超过90%。

我们现在已经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长达4个月,而预期它的影响力将会加强及延长至2016年初。

从研究机构所录得的天气数据来看,今次的厄尔尼诺现象可能是过去40年以来最长及最强劲的一个,可与1997年至1998年出现的强大厄尔尼诺现象媲美。

那个时候的棕油产量年比下跌4%,并导致棕油价格飙升70%

虽然马来西亚依然拥有大量存货,但数据预测显示,干燥季节对1Q16的产量带来最严重的影响。因此当厄尔尼诺现象威力全发的时候,这两个最大生产国的供应量将会显著减低。

印尼承诺提高棕油的需求

印尼在今年初成立了一个种植园作物基金(Estate Crop Fund),称为原棕油支援基金(CPO Supporting Fund),它主要是掌管从棕油出口所征收的税款,后者是用来支持国内的B15生物柴油计划。

调配生物柴油的其中一个成份是原棕油。在2015年7月中,印尼实施新的生物柴油价格机制,目的是补助运输业。

印尼在7月开始向出口原棕油及提炼产品分别征收每吨50美元及每吨30美元税项,这些收益将直接用来资助B15生物柴油计划,显示印尼政府兑现其承诺。
印尼政府的B15生物柴油计划预期将会消耗130万至360万公吨原棕油

这个数目基本上高于中国在一般情况下每年消耗原棕油的60%。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是环球消耗最多原棕油的3个国家之一。

它也大约相等于印尼每年消耗原棕油的33%至60%。我们认为这个计划将会减少原棕油的存货并会推高环球原棕油的平均价格。

两家将会随原棕油价格升高的企业

第一资源–增长势头及估值均佳

我们认为第一资源(First Resources)将会随着原棕油的升势走高。

首先,第一资源是少数拥有年轻种植园的企业,其种植园的年龄只有9年,但大部分同行的种植园的年龄是在12年或以上。

年轻种植园的好处主要是产量较为丰盛。除了产量较多外,年轻种植园的资本开支也较成熟种植园低出许多,因为它们不需要动用资金来收购种植土地。

第一资源的种植目标是每年12至15公顷,在过去五年,它属于业内种植量最高的业者。

在财务数字上,公司的生产成本与同行相比相对较低。这让人感到有点意外,因为年轻的种植园通常需要更多维修费用。

尽管业内不景气,公司的2Q15毛利向好。虽然同行的2Q15业绩大部分都黯然失色,原因是原棕油价格对它们的平均售价带来影响,从而令收入及其他大项目也受压,但第一资源的核心净利为24%, 比其同行平均的16% 来得高。

第一资源在出售货物成本及一般行政开支方面都审慎控制,而其产量增长也很强劲。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资源最近在客户会议中透露,公司已经以远期合约方式售出一批原棕油,但数目多少并没有透露。这意味着公司可能已避过原棕油在3Q15呈现的疲弱价格。还有,第一资源的收入是美元计算,而成本是以印尼盾计算。如果美元在面对加息下升高,公司可能受到更大保护及从中受惠。

第一资源在过去5年的本益比是在8.5倍至16.19倍。在截稿时,第一资源的本益比是11.9倍,大约是在上述范围的低端,意味着其估值并不昂贵,为希望从这个领域中受惠的投资者打开了一扇商机。

金光农业资源与原棕油价格关系密切

金光农业资源(Golden Agri-Resources)是印尼第二大棕油提炼商,每年的总产能接近360万吨。

由于它的1Q15及2Q15业绩不大理想,受到投资者及市场的抛售,但无可否认,它依然是棕油售价提高的主要受惠者。

在同行中,公司与原棕油现货价格走势有着91%的关系,因此,公司的盈利很自然地与原棕油价格的波动息息相关。

如果原棕油价格马上提高5%,那么公司的每股盈利可能会增加最少18%,因为公司与原棕油价格走势关系密切。

此外,公司的新生物柴油厂也预期会带来贡献,这家厂房可受惠于较便宜的原材料。

由于生产生物柴油通常较传统的棕油产品提炼业务拥有较高的毛利,因此新生物柴油厂启动应可进一步提高公司的提炼毛利。

还有,公司每年产量达30万吨的新生物柴油厂将在2016年启动,它将可参与在文章开端提到的印尼生物柴油计划,后者将可以推动原棕油的需求及令业内的原棕油价格整体提高。

公司过去5年的本益比范围很广,为3.27倍至154.0倍。因此我们最好是拿过去21.24倍的5年平均本益比作标准。

在截稿时,公司的股价取得不错的升幅,目前是以高于平均本益比交易,为30.0倍。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023/7602/,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