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央行需要再实行量化宽松政策,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汇丰银行的经济师及策略师指非常规货币政策已经过时。

他们争议,在金融危机后实施的特别刺激措施并不成功,它们只会带来瞬间增长,而不是持续增长,在这些措施下,基于市场的通胀预期只是暂时性。

他们的结论是:”我们已经到达一个回报越来越小的地步,以至于如果环球增长继续令人失望,决策者需要考虑其他的方案。” 他们认为市场已进入“量化疲乏(quantitative exhaustion)”的年代。

为此,环球首席经济师Janet Henry、欧洲首席经济师Karen Ward、环球固定收入主管Steven Major及策略师Subhrajit Banerjee提出及回答了以下两个问题:

如果环球经济及甚至美国不能令经济恢复正常及决策者被逼要增加更多刺激措施,究竟有哪些选项可以选择?债券市场又会怎应回应?

他们表示,这些选项可能会同时出现。在政策混集下,令人更难识别主权债券市场的反应。

其中一个选项是加倍购买债券,或称之为量化宽松(QE)政策。问题是,重复做着相同的事,并期待不同的结果出现,相当不智。更甚的是,有些央行在持续的资产购买计划下,可能面对技术性的限制。

“日本央行不断扩大其货币宽松政策,所购买的债券数目比新发行的数目还多,它终于可能会买入整个日本国债(JGB)市场的债券。至于欧洲央行方面,如果它维持目前的措施不变,纵使是在一个较小型的购债计划下,它也会面对无债可买的困境。”

Major 及Banerjee表示, 扩大QE首先可能令收益率曲线(yield curve)的斜度加剧,但不久后变为平坦,因为乐观的情绪被失望覆盖。

当QE对实体经济的帮助不大更为明显时,市场对环球通缩的恐慌会促使投资者抢购避险资产,因此收益率曲线变得平坦。

第二个选项是不受零利率限制,把政策利率调低至负利率地带。欧洲部分央行已采取这个政策,而欧洲央行似乎也有意在不久的将来,把其存款利率进一步调低至负利率。

这个政策基本上存在着反效果,在目前的货币政策下,利率下跌的幅度有限。

负利率政策基本上会令收益率走低,但对长期债券的冲击有限。

汇丰银行的固定收入策略师认为,负利率会引发收益率曲线出现“香蕉效应”,也就是前端的曲线会平坦,后端曲线的斜度增加。

汇丰银行认为,如果货币宽松政策带来的效益越来越少,那么央行应该考虑其他方案。

由于对固定收入的强劲需求及在大部分情况下政府可以随意印钞,这将意味着负债的能力不受限。

经济师表示,财政政策是刺激增长及通胀的“唯一不受限制的工具”。

他们建议:”政府应着重令私人企业瓶颈得以放松的项目及鼓励企业发展。这类的政府开支是最大机会令GDP及税收得到增长。”

Major 及Banerjee表示,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政府增发债券来扩大财政政策,通常会令收益率曲线的斜度加大。

如果政府及央行被逼到绝境,他们也可考虑“直升机撒钱(helicopter money)”来刺激经济,也就是央行直接发钱给政府,后者通过公营项目或直接给钱人民来提振消费。

Henry 及Ward 警告: “在一个有多个考虑方案的报告内,尽管名义增长进一步令人失望,直升机撒钱方案只会在经济突然出现恐慌或崩溃的情况下才会考虑。”

如果采取这个选项,利率策略师认为通胀及风险溢价将会增加,促使债券面对卖压。

最后一个选项是最无奈的一个,就是决策者放弃所有刺激措施。

Major 及Banerjee 表示:”若政府及央行无法达成协议,由于之前提到的激进措施像QE存在着争议,最有可能就是不采取任何行动。”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105/8007/,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