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喜欢在很短的时间内作出决定,但在一个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对一个亿万身家的互联网大亨来说,这是无可厚非。可是,他有时候下的决定确实快了一点。

马云的阿里巴巴在2014年达成不少合约,其中包括购入一家香港电影及电视制作公司,后来改名为阿里巴巴影业集团。5个月后发现有关公司出现会计缺失及虚报赋税,令人对公司的精准审核产生疑问。此外,阿里巴巴的创办人在去年也只需15分钟便同意投资在中国很受欢迎的足球队,广州恒大足球会,这份协议对其电子商贸公司的效益惹来争议。

中国名列第二的富翁在一个新闻简报会宣布有关交易时解释:“中国的足球圈需要有心人的扶助。”

现在马云可能准备再次出击。这次所涉足的报业可能也需要有心人的扶助。熟识内情的人士告诉彭博社,阿里巴巴的主席正在洽谈购买香港《南华早报》的股权。

阿里巴巴的股东如果对集团主席收购一家在挣扎中的公司,而后者正处于式微行业感到疑虑的话,请放心。与收购广州恒大足球会不同的是,马云今次是自己出钱购买,而不是用集团的钱。无论如何,收购成本不会十分昂贵。《南华早报》的股票在2013年2月的最后交易价为1.95港元,因此它的市值大约是30亿港元(3亿9,000万美元),对一个拥有297亿美元净值的生意人来说是微不足道,况且他拥有一个市值接近2,000亿美元的业务。

马云的购买动机很难理解。就好像美国及其他地方的报章一样,《南华早报》的读者群及广告客户也渐渐向互联网转移。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南华早报》去年的资产回报率下跌至3.9%,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在今年上半年回弹至9.4%)。去年的EBITDA(息税折旧及摊销前盈利)为2亿3,800万港元 — 在1990年代时,这个数字不会低于4亿4,500万港元,那时候《南华早报》是全球最赚钱的报章。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应该不会带来很高的回报,但从政治的角度来看也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南华早报》是在香港由英国统治的殖民时代创办,它依然是中国有限度的英语新闻及资讯的来源。随着1997香港回归,马来西亚中国华侨郭鹤年在1993年从梅铎(Rupert Murdoch)手中购入《南华早报》。之后,报章的报道是否受到中国政府的影响而不断受到监察。随着香港去年的占中运动令社会出现两极化,如果报章落入中国商人的手中,有关的监察只会变本加厉。

马云的出发点是什么?一个在杭州长大的中国人,那里也是阿里巴巴创办的地方,现在与香港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有钱人喜欢拥有自己的球队,马云已经拥入怀中。他们也喜欢报刊,像Jeff Bezos买下《华盛顿邮报》。马云在中国的零售、银行、基金管理及物流业中翻云覆雨,为它们注入新生命。在经过20年后,或许自信再加上一点公民责任让马云觉得他可以为一份传统报章带来活力也不足为奇。

可是,政治考量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他自己曾讲过,在阿里巴巴崛起的过程中,他避开政治不谈。原因很简单。在2013年,激进分子在网上要求马云公开道歉,因为有一份报章采访马云时引述他的谈话,他说中国领导人在处理天安门事件中作出“最正确的决定”。阿里巴巴说它的主席被“错误引述”。那份报章正是《南华早报》。
无论马云有何动机,这个决定需要三思而后行,最好不要一时冲动。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124/12622/,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