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希望在这里与大家做一个小小的测试。基于彭博社读者的电邮,大部分表示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12月15日及16日举行的议息会议不需要多动脑筋,而美国央行将会把基准利率提高。现在,就让我们拿这个议题来做测试。首先,大家把自己想像为联储局主席,我们假设的情景如下:

想像一个庞大的金融危机发生,而经济面临崩溃状态。当面对这样的危机时,历来的反应是采取财务及货币刺激措

施来弥补家庭及私人领域需求的跌幅。可是,今次由于政治僵局及意识形态的荒谬令经常使用的财务措施无法使用。剩下来的货币政策(主要是通过量化宽松来购买资产及零利率)是唯一应付后信贷危机的刺激措施。

经济慢慢地出现回弹。经过7年后,国内生产总值(GDP)及就业出现升幅。GDP 的增幅大约为每年2.5%,而失业率从10%高位回落至5%。就业水平最终回到危机前的水平。可是,这次的复苏并不突出,也不顺畅。薪金10年来的变动不大,而就业不足及感到气馁的工人多的是。很多人离开工作队伍,领取残疾保障的人也在增加。人口调查显示大批来自婴儿潮的长者应该到了退休年龄,但事实上就业组别增长最快的年龄组别为55岁以上的长者。

如果这样的情况算是糟糕,那么世界其他地方的经济更差。日本仿效美国实施了庞大的量化宽松政策,但成败参半。 日本经济在衰退边缘进进出出,让观察家猜想,如果没有刺激措施,情况会否惨不忍睹。欧洲被南面的国家拖累,包括希腊没完没了的问题及大笔与危机相关的债务等。最近的恐怖袭击令公众对各国领导人对事件的控制也没有多大信心。

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也有自身的问题。除了在房屋及基建上作出过度的不当投资,中国的股市也出现巨大泡沫。所有这些资产都在经历重大的市场重新定价。上证综合指数自6月以来下跌超过30%。而中国的年度增长率也从2007年的15%下跌至目前低于7%。

环球经济的不景气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所未有地恳求联储局维持利率不变。

为了让这个测试更有趣,你还要考虑以下的问题。

最新公布的就业升幅为27万1,000,是今年内最高的数字。在今年最后一次议息前,还会有一次的就业数据公布。

有迹象显示,劳工市场开始升温及薪金即将会向上调整。 可是,美元依然停留在超过10年来的高位,让美国出口失去竞争力,而加息可能会令美元增强。更糟的是,商品价格持续下跌及通胀没有起色。

似乎情况变得越来越复杂,比想像中困难许多吧!

还有需要考虑的是,企业盈利开始走下坡。不要忘记,2016年是总统竞选年,你的决定可能受到政党政治的检验。

那么,作为联储局主席,你会怎样为加息议题辩论而做准备?

– 我们应该维持在零利率的紧急状况或这是时候开始让利率正常化?

– 我们是否需要等待失业率进一步下降,以防通胀上升风险?

– 在环球经济疲弱的情况下,维持宽松利率是否适当?

– 我们是否要考虑环球的急切需要,或是严谨执行联储局定出的稳定价格及最大就业双重标准便可?

本周五出炉的就业报告的重要程度有多大?非农业就业职位增加15万个或25万个,真的很重要吗? 除非有关数字出乎地令人震惊,否则任何的议论只不过是一些噪音,对吗?

好了,时间到了:你将如何应对?

不是你想像中那么简单吧,对吗?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201/12974/,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