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信(Credit Suisse)几个星期前才刚预测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在2016年的走势,没想到它那么快就改变了看法。

分析师Andrew Garthwaite在瑞信刚发布的《2016年全球股市策略展望》中说:“我们将股票所占的比重调低至‘略微加码’,这是我们这七年来对股票最悲观的看法。”

Andrew Garthwaite一直以来都很看好股市,他曾在2013年中预测标普500指数会在2014年上升15%至1,900点(其预测是准确的),如今他的看法却有所改变。瑞信也调整了其为标普指数设定的目标水平。

瑞信在11月中预测标普500指数在明年中会达到2,200点,但其分析师之后改变了主意,它如今预测标普指数在明年中和年底会在2,150点,与目前的水平相比仅高出2%。

为什么瑞信会那么快改变想法?主要原因在于一些问题令它更加担忧。

一、宏观经济状况仍不稳

这主要是指中国和美国联邦储备局的影响。Garthwaite说:“中国已是全球主要经济体,而其经济增长未曾放缓至当前的程度。另一边厢,联储局将在近十年来首次加息。以过往的情况来看,牛市不会因为联储局加息而随即结束,在过去联储局首次加息后的六个月内,股市平均上涨2.2%。但这回的风险在于,联储局从未在利润率周期那么迟的阶段加息。”

二、估值看来合理

换句话说,股票的潜在涨幅不多了。瑞信一般是以股票风险溢价(equity risk premium)及合理本益比模型(fair-value price to earnings model)来进行估值,它预计标普指数的潜在升幅仅剩约2%。Garthwaite说:“我们根据模型算出,标普指数的目标本益比为16.9倍,而目前的水平为16.6倍,意即潜在升幅只有2%。”

三、竞争、法律管制和新兴市场

瑞信指出,上市企业在营运方面也面对一些不利因素。瑞信的分析师指出,过去几年,无论是在国内外,政府实施的管制条例越来越不利于企业创新。

瑞信的分析师在报告中说:“许多行业都因为科技创新、管制条例和新兴市场而面对挑战,这样的情况是前所未见的。此外,我们认为西方企业仍旧低估了中国企业带来的威胁,因为中国企业仍不断投资,设法缩小投资回报和借贷成本之间的差距,同时设法提高它们为产品增值的能力。

投资策略

瑞信指出,投资者可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寻找机会,因为其他股市的表现可能会较为不错。其分析师说:“从研究结果来看,美国股市在一个季度内带来的回报介于0%至5%,而非美国股票在同期内可带来约40%的回报。”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204/13174/,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