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雅可比(Carl Gustav Jacob Jacobi)是在19世纪初于德国出生的数学家。他被誉为全世界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为什么一位数学天才与投资扯上关系呢?

事实上,这是因为雅可比提出的逆向思维常被投资大师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引用。雅可比认为逆向思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我认为逆向思维也可以应用在投资上。

因此,或许我们不要问:“我应该怎样做才可以从投资股票中赚钱”,而应该问:“我应该怎样做才可以避免在股市中蒙亏”。

为避免在投资中蒙亏,我们有5件事情可以做。

1. 避免参考短期股市预测

人们往往喜欢听取高薪和享誉盛名的金融专家对股市短期前景所作的预测,然后进行投资。但是这些专家的预测往往都不太可靠。

美国金融之都华尔街的金融机构(如银行和投资公司)拥有市场策略师,后者见多识广、教育程度高,所领的薪金也高,不过有时候,他们的判断也会出错。

这些市场策略师的主要工作包括在年头预测美国主要指数之一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到了年底的走势将会如何。今年初,Morgan Housel研究了这些策略师从2000年至2014年预测记录,并得出每年的平均预测,从而绘制以下的图表:

华尔街策略师对标普500指数所作的预测
Losing money A

以上图表显示,很多时候,策略师的预测都与市场的实际表现大相径庭。事实上,Morgan表示,“这些策略师的预测每年平均与实际情况相差14.7个百分点。”

2. 小心估值高的股票

估值昂贵的股票不一定总是不良投资。但投资者起码必须小心估值十分高的股票。

今年5月底之前,提供木质地板服务的杰盛控股(Jason Holdings)以0.64元交易,其估值是按330倍的过去盈利(trailing earnings)计算,同时为其账面值的9.4倍。

当时,追踪海峡时报指数(STI)基本面的SPDR海峡时报指数挂牌基金(SPDR STI ETF)的本益比仅为14倍。

杰盛如今以每股0.073元左右的价格交易,比0.64元的交易价低了约88%。

3.特别留意债务偏高的企业

一家企业可通过举债来为股东提高价值,但债务也可以是一个祸根,尤其是债台高筑的企业。

已故投资大师施洛斯(Walter Schloss)曾说过:“我不喜欢债务,因为它确实会给一家公司惹上麻烦。”这句话十分简单明了,但其意义深重。

在新交所上市的鱼粉生产商中渔集团(China Fishery Group)就是一个好例子。以下图表显示,这家公司多年来的净债额甚高,负债累累。

中渔集团的资产负债比例
Losing money B

彭博社于2015年11月透露,中渔集团的债权人之一汇丰银行(HSBC)就债务问题对中渔集团采取了法律行动。中渔集团继而委聘了临时清盘公司来协助它解决眼前的问题,其股票也已停牌。中渔集团的股价在过去一年里滑落了73%。

4. 股市的表现与宏观经济局势未必成正比

一般上我们会推断,当煤价攀升时,一家煤矿商的股价也会随之上扬。然而,事实未必如此。

在2005年9月30日至2015年9月15日期间,以澳元计算的金价从每盎司621澳元稳健上升9.6%至1,500澳元。然而,澳洲金矿股指(S&P / ASX All Ordinaries Gold Index)却在同期内下跌4%,从3,372点滑落至2,245点。

彭博社于2015年11月底刊载的一篇文章表示,棕油价格“从8月份的六年低位回弹了27%”。不过,在新交所上市的棕油商金光农业资源(Golden Agri-Resources)及布米达马农业(Bumitama Agri)并没有取得相若的升幅。金光农业资源自今年8月底至11月底仅仅上升了11.1%。布米达马农业则一直横摆。

因此,一种商品的短期和长期价格波动并不一定会与其生产商的股价波幅有着密切关联。

实际上,重要的是一家商品生产商的业绩。这家商品生产商的总生产成本是在什么水平?日后的成本会出现怎样的波动?这家公司的资产负债比例能否抵御商品价格长期偏低所带来的冲击?公司是否会因而被迫集资或脱售资产?公司是否具备扩充产能的条件?

除了以上的这一连串问题外,我们还需要提问更多相关问题,以推断一家商品生产商的长期业务前景。即使相关的商品价格走高,一家生产商还是有可能表现得很糟糕。

宏观趋势向好并不代表一家企业定会相应地取得增长。我们必须找出两者之间的差别,以及造成这些差别的因素。

5. 避免揣测进场离场时机

揣测进场离场时机是在买卖金融资产时,希望从市场低谷或顶峰时获利。这似乎是很吸引人的策略,但事实上,揣测进场离场时间往往会带来灾难性的亏损。

投资研究公司DALBAR多年来出版了许多报告,其中包括美国投资者在股市的回报相对市场的回报。我的同事John Maxfield利用DALBAR 的研究资料绘制了以下图表:

资料来源: John Maxfield, Fool.com

上述图表显示了美国一般证券投资者(the average U.S. equity investor)在1998年至2003年的年度回报(红色部分)。在旁边的蓝色部分是标普500 (美国股市基准标普500指数,相等于新加坡股市基准海峡时报指数)同时期所取得的回报。

相信大家也看到,一般证券投资者的表现落后股市表现很多,为什么呢?原因是投资者在错误的时间进场及离场。

如果你以为一般小市民是不应该揣测进场离场时机,那你就错了,因为,专家们也会揣测错误。

约翰·赫斯曼(John Hussman)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Morningstar的资料显示,他在美国管理的Hussman 策略增长基金在过去10年,每年亏损3.52%。在同一时间,尽管并没有把股息包括在内,标普500每年攀升4.8%。

Hussman策略增长基金的表现相当差,原因是赫斯曼自2009年以来,一直揣测股市会下跌。

有些人可能记得,2009年是环球股市(像美国、英国、澳洲及新加坡)在环球金融危机发生后(2007年后期)开始见底回升的年份。赫斯曼则揣测市场在危机后会再次大跌,从而令其投资者损失惨重。

传奇基金经理彼得·林奇(Peter Lynch)是美国富达麦哲伦基金(Fidelity Magellan fund)的管理人,他曾经说过: “那些准备股市会出现调整的投资者及预期股市会出现调整的投资者所蒙受的损失远远高于那些在股市调整中蒙受损失的投资者。”从这些例子可以看到,我们应该避免揣测进场离场时机。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222/1399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