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股票今年整体上大概会下跌15%,它的成绩可以抗衡希腊。霸菱资产管理(Baring Asset Management)及瑞银集团(UBS Group)均表示,它们会等待股票再便宜一点才会进场。

商品交易商来宝集团(Noble Group)及钻油台建造商胜科海事(Sembcorp Marine) 在2015年截至12月21日下跌最少46%,由于原材料价格暴跌,而星展集团(DBS Group Holdings)对海峡时报指数的拖累最大,由于产业价格下跌及坏账增加。彭博社追踪的发达市场中,比海指表现更差的是雅典的ASE指数,后者的跌幅达到24%。

霸菱在香港的基金经理Soo Hai Lim说:“虽然新加坡股市如果再跌10%可能会物有所值,但目前而言,新加坡股市没有令人值得惊喜的地方。只是估值便宜并不足以满足我们所追求的表现。2016年的增长前景依然偏软。”

经过今年的暴跌后,在MSCI新加坡指数的股只是以公司净资产值的1.1倍交易,而环球股市是以两倍交易,两者之间在本月的差距是自2003年5月以来最大。MSCI全球指数在2015年的跌幅将达到5.5%。

singaporestocks 2015

资料来源:彭博社 ;白色为海指;红色为希腊的ASE指数;蓝色为MSCI全球指数

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的策略师Mixo Das表示,虽然诱人的估值在明年初可能会刺激股市回弹,但全年的展望依然有点悲观。

Das说:“整体增长正在放缓,尤其是中国,而这将导致银行及商品公司的盈利风险提高,并会令新加坡市场的估值下跌。”

MSCI (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在2013年11月把希腊重新归类为新兴市场,但FTSE(富时指数集团)依然把希腊视为发达市场。

外国投资者在今年从泰国、菲律宾及印尼撤走67亿美元资金,因为担心美国10年来首次加息及中国经济疲弱将进一步抑制区域经济增长。虽然新加坡在第三季避开衰退,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警告,企业的财务状况疲弱及货币市场起伏不定将会对国内银行带来风险。

区域业务

新加坡瑞银集团财富管理业务的区域首席投资顾问在接受电话访问时说:“新加坡银行在东南亚地区拥有业务,但泰国、马来西亚及印尼的表现不怎样好。”

MAS在11月时表示,新加坡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2015年第三季从去年同期的1.1%提高至1.5%。制造业的坏账增加,而涉足贸易的银行可能会承受较高的信贷风险。

然而,安保资本投资(AMP Capital Investors)在悉尼的动力市场主管Nader Naeimi表示他保持乐观,因为利率上升应可以刺激银行的盈利。新加坡的借贷成本在联储局于本月加息前已经提高,令星展集团的息差在第三季上升至4年来的高位。

大型银行

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新加坡大型银行包括星展集团、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oration)及大华银行(United Overseas Bank)占了海指大约35%份额。

野村控股的Das说:“最大的负累是来自银行,因为贷款增长疲弱的情况可能会持续。”

以本地货币计算,虽然海指的表现在东南亚市场是最差,但富时大马吉隆坡综合指数以美元计算,跌幅最大,因为令吉今年兑美元下跌了23%。

虽然野村控股的Das预期海指在2016年结束时,与目前的水平变化不大,但其他经纪行则比较乐观。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Group)预期海指将升至3,000点,而兴业证券 (RHB Securities)预期海指从12月21日的收盘价位至明年12月提高12%。可是,瑞士宝盛(Bank Julius Baer & Co)表示,现在不是进场时机。

新加坡瑞士宝盛的分析师Jen Chua 在接受电话访问时说:“增长前景似乎不大好。虽然从目前水平而言,跌幅可能有限,但我们现在不会对市场过分乐观。”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223/14043/,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