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ckpicks_C

中国领导层努力重组经济(让其不过分依赖投资,并扩大消费及服务领域)的同时,也致力于减轻债务。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在转型期间,2016年的经济增长可能会蒙受更大的跌幅。彭博社访问的经济师及分析师表示,如果资金外流加速;企业违约导致银行出现更多坏账;或者是影子银行的动荡加剧,情况可能变得更糟糕。

虽然专家门预期这些情况不一定会出现,但他们认为上述提到的情况很可能会刺激经济增长急剧下降或金融系统出现系统性风险。

货币动荡

麦格理驻香港的中国经济研究主管胡伟骏表示,美元升值是2016年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因为它会影响资金外流;为通缩增添压力;以至令企业盈利及经济增长受打击。

研究中国政治及金融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Victor Shih表示,美元升值意味着拥有美元债务的国内企业将面对更大的还款压力,而央行将动用储备来令贬值之路更为顺畅,从而导致货币供应萎缩及限制银行延展信贷的能力。

Shih 说:“中国的学院派经济师已经在辩论平稳贬值相对急速及最大幅度贬值的相关优点”。

资金外流加快

香港Asia-Analytica Research的董事经理Pauline Loong 表示:“中国政府明年最头痛的问题是资金外流加速,以及如何应对这个问题,好样事情不会变得更糟糕及释出错误的信号,就正如今年挽救股市时所犯下的错误一样。”

彭博社估计,单单在过去4个月,从中国流出的资金己经超过5,000亿美元。

Loony表示,资金外流的压力令决策变得更复杂。她说,如果央行降低利率来支持经济,美元资产会更具吸引力;如果央行干预货币市场来支持人民币,出口将受影响;如果央行收紧资金管制,人们将试图尽快逃离。

她说:“北京政府正处于两难的局面。”

空置房屋

瑞银集团驻香港首席中国经济师汪涛表示,经济最大的下滑风险是,如果房屋过剩的问题变得更为严重及迟迟未能解决,这将会对工业产值及投资产生连锁反应。她说,在缺乏政策的支持下,情况可能恶化。

“在资本外流增加及金融市场动荡的背景下,通缩压力加剧及债务负担增加均可能令疲弱实体经济的负反馈循环恶化。”

违约与贷款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驻北京经济师Andrew Polk 表示,2016年的经济起伏将会全部围绕着银行。

他说:“必须获得解决的违约或接近违约的事件将会大增。 企业面对的压力正是银行系统风险所在,而有关压力正在不断积累。工业领域的盈利继续恶化,而越来越多的企业在亏损中运作。”

Polk说,到了某一个时候,一家小型商业银行可能会倒闭,问题是,它会在幕后悄悄地受到帮助,或者是正式宣布破产。

影子银行

Natixis驻香港首席亚太经济师Alicia Garcia Herrero表示,影子银行的问题在明年可以说是肯定出现,因为存款利率开放将会增加储蓄方面的竞争,而它们在资本外流所扮演的中间角色一旦受到打击,将触发投资产品的赎回。

基本情况

尽管上述提到的情况没有出现,彭博社就2016年经济增长预测对经济师调查所得出的中位数是6.5%。如果要防止跌幅加快,决策者必须在不同的断层上找到弥补的方向。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51230/14258/,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