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领导人努力把经济转型,以消费带领增长时,中国12月份经济放缓,令该季度的增长是自2009年环球金融危机以来最疲弱。
12月的工业生产、零售及固定资产投资均放缓,而第四季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14年同期增长6.8%。2015年全年GDP增长6.9%(自1990年以来最低),符合政府定出的约7%目标。

中国经济去年如坐过山车,其中的惊险包括人民币贬值、外汇储备录得历来最大跌幅及股市暴跌,并一度令市值消失5万亿人民币,之后在2016年,股市再次下滑。环球市场震荡,因为担心中国决策者是否有能力在以制造业及投资带动的传统经济下阻止股市走下坡。

悉尼安保资本投资(AMP Capital Investors)的投资策略主管兼首席经济师Shane Oliver说:“增长依然疲软但没有出现崩溃。政府的刺激措施带来帮助,但在其经济从对制造业及投资的依赖转向服务及消费的当儿,它需要更多的支援。”

Manufacturing

12月的工业生产年比上升5.9%,分析师的中位数预测为6%,而11月份的增长为6.2%。零售数字年比增加11.1%,而经济师的预测为11.3%。固定资产投资(不包括农村)比去年上升10%,是自2000年以来最缓慢的步伐。

Investment

鲁比尼全球经济咨询公司(Roubini Global Economics LLC)的新加坡经济师Daili Wang 表示:“这可能令进行改革及维持增长之间的平衡显得更为脆弱。”他基于周二公布的数据而所作的计算表示:“第四季的增长季比只上升了1.6%,年度化增长为6.4%,后者低于6.5%的增长目标。”

中国是澳洲最大的出口国,而通常随着中国动态起伏的澳元在数据公布后下滑。上证综合指数从高位回落,但截至当地早上10点43分,起落不算大。

双速增长

中国经济正以双速增长,老旧工业(钢铁、煤及水泥)在下滑,而消费、服务及科技的表现较佳。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上周六说,这个改变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服务业占了去年经济的一半。自中国在1970年代对外开放后,它首次达到这个里程碑。

曾担任高盛亚洲副主席,目前是Starfort Holdings 主席的Kenneth Courtis 表示:“尽管发生不少戏剧性事件,中国去年的增长占了全球总增长约40%,而今年的情况大约相同。”
虽然中国经济增长持续稳定放缓,但市场基本稳定。环球市场在去年7月及8月份受到两次打击,分别是中国股市暴跌与不明智的救市方法及人民币出乎意料地贬值。

股市猛跌

股市在今年第一个交易周再次暴跌,由于中国央行让人民币进一步下跌使市场受惊。中国央行已通过改变条例来收紧岸外市场的人民币供应及作出干预(把香港人民币银行同业拆息利率推至历来高位)来打压投机者。

决策者正设法处理资本流出问题。中国去年的外汇储备下跌,这是自1992年来的首次,并为自邓小平领导下外汇开始上升及江泽民与胡锦涛领导期间不断增长的势头画上句号。

为应对去年出现的放缓,政府所推出的政策包括扩大货币宽松政策,并自2014年尾起减息6次;增加财务开支;以及进行复杂的债务互换,让地方政府可以更容易借贷。在这些风风雨雨中,中国央行还是不停地努力前进,开放利率,让存款利率不设限,并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准许人民币成为特别提款权(SDR)篮子货币。

市场力量

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的北京经济师Andrew Polk 表示:“回顾2015年,我们确实看到市场力量开始对中国金融系统带来不可磨灭的冲击。这是不可思议的,尽管有关当局在尝试控制后果方面比以往更齐心及高调。”

今年的注意力可能转向供应方面的改革,如削减国营企业的过剩工业产能及人力;减税及提高生产力。与此同时,领导层必须把过往刺激措施遗留的债务处理好及限制推出更多措施。

伦敦对冲基金SLJ Macro Partners LLP的联合创办人Stephen Jen表示: “中国所面对的艰巨挑战没有在其他国家出现。市场动荡可能会出现,但中国的长期前景依然稳定。中国只是忍一时之痛来换取长期的安稳。”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119/1532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