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储备局采纳了经济学家约翰•凯恩斯(John Keynes)的论点,不任由市场“自生自灭”,通过货币政策扶持经济,所以按局势的改变而决定不会就原定计划在2016年升息多达四次。

在上个星期的议息会议中,美联储决定维持利率不变,并将密切留意全球局势,以斟酌是否将进一步上调利率。

自2006年6月以来,美联储于去年12月首次上调利率,上调幅度为0.25%。这是美国对市场发出的信号,表示美国经济已不再需要非常政策的支持。

美联储在去年12月的会议中计划在2016年采取四轮的升息行动,进而把利率调高至1.25%-1.50%的水平。由于许多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均以美国联储局的行动作为指标,这意味着这些国家也可能把利率调高。因此,贷款及存款利息都将随之而增加。但在美联储首次升息一个多月之后,令它无法在今年提高利率多达四次的几个因素出现了。

1. 经济数据目标:全面就业及核心通胀

美联储设有两个官方目标,即维持全面就业及控制通胀,并将通过调整利率来达到这两个目标。美国的失业率为5.5%,处于理想范围之内。然而,年度化通胀目标为2%,这将有待联储局加倍努力才能达到。

通胀率升得太高的话,一般上中央银行会提高利率。利率上升意味着人们会把钱存入银行赚取较高的利息,因而减少消费。另一方面,他们也会减少贷款,因为贷款利息增加。

不过,美国目前所面对的问题并非通胀,而是潜在的通缩。通货膨胀在过去数个月来正缓慢地上升,但与2%的目标仍有一大段距离。更糟糕的是,去年所作的调查结果显示,通胀预期下调了。

资料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

资料来源:美国劳工统计局

“五年后的五年通胀预期”数据即是投资者对2021至2026年的通胀预期,其计算方法是找出美国国库债券远期合约与通胀保值美国国债之间的差异,而目前的通胀率是自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至今的最低水平。因此,投资者不认为美国经济将能达到2%的通胀目标。这意味着,美联储上调利率的可能性缩小了,因为它必须下调利率才能把通胀抬高。

2. 其他发达经济体的情况

美联储在上周的会议中也表示,它正密切留意美国以外的市场。许多其他经济体的通胀率正处于接近零的水平,包括欧元区、日本及欧盟。

基于这些大型经济体正徘徊在通缩的悬崖边,它们的央行将必须下调利率,或至少保持已经非常低的利率水平。它们无法跟随美联储而上调利率。另一方面,在其他大型经济体采取相反作法时,美联储也不太可能会大肆调高利率。

这并非美联储在近年来第一次考虑到其他市场的举动和情况。2015年9月,正当人人都预期美联储会加息之际,美联储并没有这么做,部份原因是中国经济出现动荡。

基于欧洲及日本的通胀甚低,以及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中国在2016及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6.3%和6%,比2015年的6.9%来得低。投资者也为此而感到担忧。

此外,人民币持续贬值、全球将在今年面对不少经济上的挑战等因素均将带来影响。因此,种种因素把美联储提高利率的可能性减低了。

3. 美元走强;美元计价的商品价格攀升

如果美国利率比其他国家都来得高,投资者将买入美元以赚取更高的利息。这将把市场对美元的需求推高,进而令美元汇率走强。贸易加权美元指数衡量的是美元兑26个货币(包括11个亚洲货币)的汇率。这个指数目前正处于2002年至今的最高水平。

资料来源:彭博社

资料来源:彭博社

美元坚挺对美国出口贸易不利,因为美国出口对其他国家而言变得更为昂贵了。长远来看,出口减少料将对美国经济增长造成打击。

以美元计算的商品价格对其他国家而言也变得更高昂,这将影响需求,进而影响商品价格。石油价格已跌至13年来的低位,如果美联储进一步提高利率的话,对石油价格及其他商品的价格都不利。许多其他产品的价格也将因而受压,并带来通缩的隐忧。

美元坚挺对新兴市场的影响显著,包括亚细安成员国。追求高利息的投资者将从这些市场撤资,导致相关货币的需求放缓及贬值。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表示,约有5,000亿美元净额的资金在2015年从新兴市场流走。这是自1988年以来,从新兴市场撤走的资金第一次比流入的资金来得高。

货币汇率不稳定令各国政府难于作出良好的经济决策。美联储将继续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并可能最终获得的结论是,提高利率弊多于利。

投资锦囊:宜持有美元

投资者可考虑买入美元。如果美联储不升息,这表示其他经济体及它们的货币正面对挑战,而美元将保持坚挺。另一方面,如果美联储加息,美元也将随之而走强,因为投资者将朝向更诱人的利息趋之若鹜。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204/16194/,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