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买卖股票轻而易举,只须在电脑或智能手机前点击几下就完成了。投资者也可随时查阅股票买卖价,然后立刻作出反应和投资决定。但在1865年,这一切的便利和速度都不存在。

19世纪时期,邮轮需要八天的时间横越大西洋,把纽约的信件送往伦敦。1865年4月9日,美国投资者吉姆•費斯克(Jim Fisk)得悉美国南北内战结束。他即刻雇用了几艘比邮轮来得快捷的船只。这些船只比传送内战结束之消息的邮轮提早一天抵达伦敦。

费斯克的手下利用提早到埠的这一天沽空美利坚联盟国债券(Confederate Bond),因为他已知道,南方的美利坚联盟国吃了败仗。当正式的消息在第二天随着邮轮到达伦敦时,联盟国债券崩溃,费斯克从中大赚了一笔。

伦敦持有联盟国债券的投资者太迟收到消息,同时又获得不足够的信息,英国人受到了一大教训。

过多的信息会导致你感情用事

在150年后的今天,投资信息几乎能同时传达至世界的每个角落。你手中的智能手机能让你随时取得历史数据、股票分析、新闻及评述。这意味着,现在的投资者面对的是信息来得太快的问题,令他们难以消化。

在这种步伐快速的情况下,我们很难避免做出感情用事的投资决定。

情绪对投资具有极大的影响。成功的投资者备有必须遵守的条规,以便把情绪对投资过程的影响减到最低。这么说来,“冷血无情”的精神变态者应该是最棒的投资者。

人类的天性

我们都会循着某一中方式去消化信息,这是人的天性。当我们接收到一个关于我们的投资的消息时,我们的大脑会感受到痛苦或快乐,无论这个消息是一则新闻、专家评论或该项投资升值还是贬值等等。因此,每天紧盯着股价的走势犹如乘坐情绪上的过山车。

这些反应是源于我们的大脑产生生物化学变化。对原始人而言,得悉石头后面或树上藏着什么,并对此信息作出反应是生死攸关的事。一股冲动的本能反应能化险为夷,要不然就随时可能成为剑齿虎的晚餐。

我们的大脑对投资亏钱也有相同的自然反应,我们会觉得这是生死攸关的事。处理投资失利的大脑部位恰恰也是处理冲动反应的部位。这种“打斗或逃跑”的本能反应对投资者和原始人所带来后果截然不同。

prehistory

研究显示,投资赚钱对大脑的影响类似吸食可卡因或海洛因,或是酒精所带来的兴奋。瘾君子及投资得利的投资者都会分泌更多的多巴胺。多巴胺是一种传递快乐与兴奋情绪的分泌物,这是身体对我们的“良好”行为所给予的“奖励”。

研究也发现,我们在学习新事物和经历兴奋的事情时,都会分泌更多的多巴胺。因此,当我们获得关于热门股票的贴士时,我们会潜意识地想要得到更多贴士。所以说,取得胜利会令人上瘾。

就像原始人一样,随时随地都能获得最新消息的投资者每一次也都会尝到大脑所分泌的“甜头”,无论这些消息是好消息、坏消息。人体的生物化学作用已“进化”到,各种不良的投资行为和决定却会受到“奖励”。这些脑内分泌物其实会导致不明智的投资决定。

投资锦囊:长线持有股票就别紧盯着手上股票的表现

首先,你必须备有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计划。在你买入任何投资之前,先回答以下的问题:为什么我要进场?什么时候要离场?我的止损点在哪里?我买入新投资的筛选条件是什么?设定一个安全网将有助你避免作出鲁莽的决定。

再者,避开噪音。你每天所听到的新闻对你的长线投资实际上没有多大的影响。不要成为“市场观察人士”。规定自己只允许每天查看股市一次,如果可以一周一次或一个月一次就更好了。

为什么呢?因为投资大师巴菲特的办公室连报价荧光屏都没有呢!巴菲特只按长期利益来做决定。另一方面,针对每一个大大小小的信息作出反应对长线投资和回报一点帮助也没有。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211/16422/,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