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多产作者,去年出版7本书,今年一开始就已出版了两本书,一本是《曾渊沧一分钟创富生活2》,另一本是《不要被大鳄吃掉、不要给大市吓倒》。

本期出版日期适逢猴年的新春佳节。在羊年里,股民经历过疯狂、兴奋。很可惜,疯狂、兴奋的时间竟然如此短促。最后在疯狂、兴奋的时候才进场的股民个个成了羊群效应中的盲羊,跟着领头羊一起跳进深渊。

今年是猴年,西游记里的猴子孙悟空会七十二变,但是仍然跳不出五指山,只能乖乖地等待唐三藏取西经路过五指山,救他出来。看来猴年的股民,也得学孙悟空那样,在漫漫的熊市中耐心地等待牛市的来临。

Year of Monkey不过,股市有句名言:低处不算低。因此,在等待期间,必须设法懂得自我安慰,不要学孙悟空七十二变,天天翻来覆去地炒上炒下,风险很大,心理压力也很大。在现阶段,主力的资金应该是用来长线投资,而最佳选择是顶级的大蓝筹股。

日元贬值,日本已经变成购物天堂,取代了香港。在日本,连吃一碗拉面都比香港便宜,不单是今年如此,去年、前年也如此。去年太迟做决定,结果国泰航空的机位全满。最后买了廉价航空的机位到大阪。虽说是廉价航空,原来经济舱的票价也得接近1万港元,机上吃喝得另外付钱。

吸收了去年的经验,今年总算一早就订了来回东京的机票,乘国泰的飞机,比廉价航空舒服得多。实际上,新春佳节期间,普通航空公司与廉价航空公司的票价分别不大。

日元贬值,日本满街都是旅客,特别多中国来的旅客。人民币也贬值,但没有日元贬得多,因此日本对中国人的吸引力仍然很强。日元贬值,日本旅游业兴旺,日本的出口竞争力加强,连东京的楼盘也成了香港人购买的对象。因此,过去3年多之前买日本基金,今日算起来在扣除日元贬值之后依然是赚钱的。

可惜,人民币恰恰相反。人民币贬值的结果是A股大跌、H股也跌。现在,索罗斯及其他国际大鳄说要来狙击人民币及港元,更是人心惶惶。人民币币值则相对平稳,连股市也稍为反弹。相信是中国政府决定不让大鳄沽空赚钱,努力地防止大鳄狙击人民币,力撑人民币币值。这也好,让大家有个喘息的空间,人民币不再贬值,股市也会相对稳定。

可是,中国政府这么做,是对是错?至今为止人民币的贬值是中国政府自己决定的,不是被狙击的。去年8月11日,人民币突然贬值就是一个开始,是中国政府自己认为人民币币值太高,应该贬值。但是,现在大鳄一来,为了不让大鳄沽空赚钱,中国政府就决定不让人民币贬值。

大鳄也不是笨蛋,当然不会自己送死,与拥有数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中国政府硬碰。估计现在的大鳄只是出出口术,让中国政府自己乱了步伐,重新调整人民币贬值的时间表。不过,拖下去不一定有利,大鳄只是暂时不想与中国政府硬拼,不是退却,而是伺机而行。大鳄以逸待劳,大家千万不可轻视大鳄。

索罗斯没有清楚地说明他沽空的是哪个国家、地区的货币,只说他已沽空亚洲货币。今日,亚洲货币除了人民币、港元外,余者早已自己大幅贬值。索罗斯再追沽,可能已没肉可吃,这些货币再大幅贬值的空间有限。那么说,索罗斯是不是在暗示大家,他沽空的正是人民币与港元?当然,大鳄不一定讲真话。CROCODILE FARMING

趁着人民币币值回稳,股市应该也会回稳。过去一个多月,股市的急跌与人民币的贬值有直接的关系。因此,如果资金充裕,可以分散买入股价下跌90%的垃圾股。记住要分散,最好买100只以上,博一博其中一部份会翻炒。市场上的庄家仍然在等待机会,分散买,其中一部份必然有机会炒起。一炒起就是好几倍的升幅,不必急于赚粒糖。

今日石油价格已跌到石油生产国叫苦连天的地步,使到美国金融业及石油公司危机重重,特别是页岩油公司发行的债券成了垃圾债券。连产油国的国债都岌岌可危,产油国的国家主权基金也可能被迫贱卖资产以填补国家财政赤字。

石油价格下跌的原因是产油国都在增产。产油国能不能坐下来谈判,一起减产呢?上世纪70年代,几个产油国坐下来一谈,马上集体减产,导致石油价格猛涨,带来全球通胀与经济衰退。

不过,今日产油国比上世纪70年代多了许多,而且政治立场不一致,更可以说是互相视对方为敌国。要坐下来谈判真不容易,互相信任也真不容易,只有达到临界点才可能谈判。

什么是临界点?临界点就是若不减产,就要破产、政权会垮台。现在中东及南美洲部份产油国已传出政权面对挑战的消息。大家要多了解这些产油国的政治动向,以便分析石油价格的走势。石油价格再继续跌下去,必然会带来一场巨大的金融风暴。我之前已写过一篇文章,指石油价格可能会是国际金融市场的黑天鹅,大家不能不小心。

过去许多年,民间经常有传闻说如果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选择提早举行大选的话,接下来的一年新加坡很可能会面对经济下滑的挑战。去年的大选算是提早了一年举行,因此,今年的经济是不是可能面对下滑的压力?单单是2016年第一个月的股市已经是乌云密布,出现风雨前的现象。

2011年大选过后,政府决定改变输入外劳的政策。雇主可以投入更多资金来训练员工、提升技能,或通过自动化提高生产力,减少依赖劳工。今年,面对全球经济不景气,大量雇主都希望政府能再度改变外劳政策,增加输入外劳以减轻雇主的成本、压力。经济衰退期,雇主都认为自己已经没有能力投入资金培训员工以提升他们的技能,因此希望增加外劳以减轻经营的压力。

不过,政府的答复是清淅的:外劳政策不能U转,否则未来可能出现生产力持续低落的问题。劳资政三方要继续合作来提升劳动队伍的生产力,将人力资源转变成人力资本。

总之,2016年是极富挑战的一年,希望人人能咬紧牙关撑下去。

m395993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212/16446/,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