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试过公开演说?

这是一个很有趣,但又令人提心吊胆的经验。许多演讲者很快便学会了使用提示卡来帮助记忆,那就多长的演讲也可以记住。

我使用记忆法(mnemonics)来帮助记忆,没有办法,因为我的脑袋有时候好像一个筛子,很容易把东四忘掉。我也是用记忆法来帮助我记得过去股市发生的重大事件。

从我的记忆中,我知道无论发生多重大的股灾,似乎我们都能看到它接下来会强力回弹。

股灾

好,大家想想在2008年9月,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台的情景。

那时候,雷曼兄弟是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遇上麻烦是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难以想象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当差不多所有客户离它而去后,雷曼兄弟申请破产。

这次事件对股市的打击十分沉重。海峡时报指数从3,500 点高位下跌至大约1,500点。本地股市似乎跌至谷底。

最糟糕的一次

尽管市场大幅下滑,但海指那时候依然高于1997年的850点,当时发生另一次轰动事件,就是亚洲金融风暴来袭。

这两次事件均令投资者焦虑不安,我相信很多人还以为世界末日已经到来。

1997年那次股灾是因为新兴市场货币暴跌。2008年的股灾是因为投资银行清盘。但不要忘记,在这两次事件中,许多人在忧心忡忡的日子中依然找到不少出路。

对新闻工作者及经纪商来说,他们都可从中受惠。很多无知客户受到经纪的恐吓,这意味着那些经纪可以获得更多交易及佣金。

牛市的推动者

有趣的是,比较聪明的投资者不理会市场的噪音。他们也不管那些坏消息,并发现有些股只明显地十分便宜。他们可算是下一个牛市的推动者。

不是所有投资者都能被说服。尽管许多股只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及2008年的环球金融危机后开始回升,但许多曾经受挫的投资者依然对股市保持怀疑的态度。

可是,股只的升幅把他们的焦虑扫除,他们发觉自己的恐慌有点过度。

渐渐地,许多怀疑者开始认为最差的日子已经过去,市场也慢慢开始稳定上升。

因此,尽管1997年的股灾令人变得忧郁,2008年的股灾使人失望,但股市依然会上升。

我们目前再次面对失望沮丧的情形,来袭者可能不同,但场景可能一样。

同样的情况,不一样的因由

现在的情况是,主权债务违约被油价暴跌取代;美国失业情况被中国股市重挫取代;而美国迅速增长的债务被新兴市场的困难取代,而你只是面对另一堆会使股市动荡不安的忧虑信息。

目前而言,很多人认为最好就是逃之夭夭,因为他们说今次的情况有所不同。但传奇投资者约翰·邓普顿(John Templeton)曾经说过,投资最危险的四个字是 :“今次不同”

情况永远都不会不同,只是我们有时候只见到树木,不见到森林而已。

如果环球经济可以从亚洲金融风暴及环球金融危机复苏,那么,多了几百万桶石油又有什么大不了, 这只不过在提醒我们,我们从历史学到的唯一东西就是有些人永远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219/1679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