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在上周六发出了每年写给波克夏(Berkshire Hathaway)股东的信,以下是投资者从中可以学习的重点。

1.波克夏的低成本优势

巴菲特在信中把波克夏许多全资子公司的成本优势与大家分享。

首先是波克夏能源(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的低成本模式,后者是波克夏5家盈利最多的非保险业子公司之一。它在美国艾奥华州(Iowa)收取客户的每度电(千瓦小时)平均为0.068美元。其他艾奥华州大型供电公司的收费为每度电0.095美元,而附近其他州的电费也同样地高。

巴菲特写道:“这些出色的表现说明了为何监管机构提议在其管辖范围内购买公用事业公司时,波克夏能源是最受欢迎。他们知道波克夏能源能有效、安全及可靠地运作及可以带来无限资金来投资其他项目。”

接下来是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 Fe(BNSF),它是波克夏在2009年买入的美国大型铁路公司。虽然铁路公司之间很难作出比较,因为它们运输的货物及行走的里数不尽相同,但巴菲特所作的粗略分析估计,BNSF的成本效益让其可以每吨里(ton-mile)所收取的费用比其竞争者低出40%。

当然还有Geico保险公司,后者长期以来是一家低成本保险公司。Geico向新客户承诺可以在15分钟或较短的时间内节省15%费用。这是因为公司的运作模式避免昂贵及复杂的经纪网络,并以直接销售取代。举个例子,公司在2015年的承销开支只占保费的14.7%,在美国保险业来说,其效益仅次于USAA。

巴菲特说,上述所有例子说明了波克夏的低成本效益为其筑起了一条“耐久的”护城河,让其竞争者难以跨越。它不单只可以让波克夏的定价比其竞争者来得低及带来更大的毛利,同时也可以与客户及监管机构建立起互信。

2. 风险管理的重点

对波克夏来说,风险管理十分重要,尤其是它的保险公司为数不少。波克夏的成功在这方面可以用巴菲特的观察总结:“其公司在风险管理方面比许多大型保险业者更为保守。”

很重要一点是波克夏永远不会过份承担 。巴菲特写道:“我们的保险合约性质永远不会在短期内超过我们现金资源范围内的需求。这个架构的设计是波克夏经济堡垒的重要一环。”

巴菲特接着解释,大部分保险公司的最大缺点是它们不愿意拒接保单,尽管它们不能够收取足以抵消风险的高昂保费。巴菲特写道:“它们就是不愿意拒接保单,尤其是轻易被竞争者取得的保单。就是这句话‘其他人可以办得到,我们也可以’,为许多业务带来麻烦,保险业的问题最大。”

无论波克夏多么保守,巴菲特明白到有些事件也会带来很大的问题,也就是说,美国受到袭击。他解释:

“波克夏可能面对的一个风险是我和查理都无能为力。波克夏面对的威胁也是所有美国市民也会面对的重大威胁:美国受到其侵略者“成功”以网络、生物、核子或化学途经袭击。这个风险是波克夏与所有美国企业同时得面对。

大规模的袭击在任何时间的可能性都很小。美国在70多年前落下第一枚原子弹的时候,我在帮《华盛顿邮报》派报纸。 之后,我们几乎大难临头,但都逃过厄运。我们应该感谢我们的政府 – 及上帝的眷顾。

然而,在短时间内的很低可能性,在长时间来说,会变得肯定。(如果在一年内会发生事件的机会只得三十分之一,那么在一个世纪内最少发生一次的机会是96.6%)。雪上加霜的是,永远都有人及机构及甚至国家想对美国施加最大伤害。他们的手法在我的一生内不断地大大提高。”

3.波克夏与3G Capital的合作

巴菲特在信中解释为何与巴西投资公司3G Capital合作收购卡夫亨氏(Kraft Heinz)及加拿大连锁餐饮业Tim Hortons。巴菲特说两家公司确认投资的方法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3G Capital的方法一直都很成功,这是因为它看准机会省去许多不需要的成本并马上作出行动。

… 波克夏也拥抱效率及讨厌官僚主义。为达到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策略是避免过分夸大的企业。我们购买的企业如精密零件铸造公司PCC均十分注重成本及有效率的管理。在成交后,我们的任务就是制造一个环境让这些总裁及其继承人能够发挥所长及开心工作。”

尽管方法不同,巴菲特表示,波克夏“与3G Capital在购买、建立及持守大型企业方面分享同一个信念,就是满足基本需要及欲望。”随着波克夏不断增长,可以满足其严谨准则的收购项目可能不多,而为了扩大范围,与拥有不同角度的其他投资者合作是方法之一。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301/1724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