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最近成为了经济放缓的指标。在过去18个月里,高获益率债券的息差与石油价格之间的关系十分密切。

在油价走低的同时,美国高获益率债券(甚至是不涵盖能源在内的债券)的息差大幅度提高,而美国通胀预期则下降。因此,周期性股票在过去18个月里的表现比防御型股来得差。

 

资料来源:汤森路透、瑞信研究

资料来源:汤森路透、瑞信研究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表示,这意味着市场把油价下跌视为需求放缓的迹象,尽管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指出,石油需求的增长接近五年高位。换言之,主要经济体的宏观表现与油价息息相关。

市场对石油过于看好

瑞信认为,市场对石油价格的长期走势过于看好。

从历史数据的角度来看,石油熊市一般上维持较长的时间,最短为11年,平均为19.5年,而目前的熊市持续了仅仅约7.7年。

此外,随着科技更发达及效率提高,瑞信也预期整体经济对原油的依赖已经减少。国际能源署的资料也支持这个观点,由于它预测石油需求的增幅将在2020年缩小至仅仅1%。

中至长期而言,瑞信预期,在美国页岩油项目贷款的春季抵押资产重估活动完成之后(效率欠佳的页岩油生产商将退出市场),油价将会在每桶40美元左右的水平稳定下来。瑞信也认为,油价不太可能在未来两到三年里升越每桶45美元至50美元以上。

油价回升并不代表全球经济复苏

虽然在石油价格下跌之际,油价与市场走势之间的关系显而易见,但当油价回升时,市场走势则似乎与油价没有多大的关系。瑞信指出,这表示市场只会在油价稳定下来之后才会上扬,尽管油价下跌对全球经济的净效益是正面的。

一、资本开支及营运开支调整对增长带来冲击

商品领域的资本开支及营运开支减低即刻带来了庞大的冲击是一大挑战。商品领域的资本开支在高峰时期占了全球资本开支的36%,但目前已减少至29%。瑞信估计,商品营运开支及资本开支下降已经导致全球增长缩小了1.4%。

二、商品进口国对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

商品输出国必须采取比商品进口国更快速及更显著的行动。油价下滑令到那些以商品出口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国家的货币走弱,同时使到市场避开与新兴市场相关的风险。

由于商品进口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占了全球GDP的80%,单单石油价格复苏并不足以提振全球经济,因为大部份主要经济体仍在疲弱的经济增长中挣扎。

投资锦囊:新兴市场相关投资

一、外汇

从购买力平价(Purchasing Power Parity)(PPP)的角度而言,目前新兴市场的货币(不包括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是历来最弱。按PPP计算,新兴市场的货币正以65%的折扣交易,与它们的出口市场份额(以出口市场份额来衡量它们的竞争力/合理值)相比是太大的折扣了。

打个比方,这些新兴市场的出口市场份额比2000年增加了25%,但它们的货币汇率却比2000年弱了很多。

新兴市场的货币目前是被低估了,投资者可趁此机会加以收集,等待这些货币在石油价格稳定下来之后升值。

二、挂牌基金

新兴市场的股市表现往往与商品价格挂钩,由于商品业占了新兴市场市值的16%。油价能得以稳定下来将有助其他商品的价格也稳定下来,由于其他商品领域的生产成本中有20%是与能源相关。

新兴市场的股票估值越来越诱人,它们的价格与账面值比已低至2002及2009年的低位。瑞信绘制的散布图显示,俄罗斯及马来西亚的条件最佳,因为它们的货币便宜,但外在基本因素良好。

投资者可考虑那些追踪马来西亚和俄罗斯指数的挂牌基金(ETF)。

马来西亚ETFDBX MS MALAYSIA, LG6DBX RUSSIA CAP, J0R
俄罗斯ETFLYX RUSSIA GDR, JC7LYX MSI MALAYSIA, G1M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310/1763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