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天王”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表示,各大主要指数最近的升势即将来到尾声,主要的原因是各大中央银行采取低利率及负利率政策。

藉着低利率推动经济增长属人为因素

现今的信贷及电子货币有其弊端,那就是你不能从地方银行提取大笔欧元钞票,或是银行无法从中央银行提取一些货币。因此,银行被迫买入一些产品,后者的收益率就是各大央行强加上去的。

发达经济体有30%至40%的国债市场以负利率计算,其中包括75%的日本国债。

格罗斯: 负利率政策不奏效

以德国为例,其5年期德国国债(亦称OBL债券)的收益率为负30基点。在息票利率为零的情况下,OBL债券目前的价格为101.50欧元,意味着投资者每投资101.50欧元,便可在五年后取回100欧元。

资料来源:OBL债券收益率, 彭博社

资料来源:OBL债券收益率, 彭博社

这么看来,负利率似乎是迫使投资者买入成熟期更长的债务,或是承担更高风险的方法之一。

然而,格罗斯认为负利率政策并不奏效。

他说:“负利率是真实的,但投资者似乎利用芝诺悖论(Zeno’s paradox)来说服自己,他们能够因此赚钱。”

机构投资者所谓的妙策是,当他们买入以负利率计算的债务时,他们可以在某个时候、某个情况下脱售给其他人,即使这些债务可能蒙亏。

简单来说,如果4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比5年期德国国债来得低,那5年期德国国债的价格实际上将会升高,因为其收益率“较高”。

短期利率影响所有金融资产

格罗斯认为,所有金融资产的价格最终是根据短期利率计算。举OBL债券为例,倘若投资于OBL债券的投资者蒙亏,股票投资者所赚取的收益将比以往低很多,甚至可能会亏钱。这可从德国DAX指数得到印证,自从德国国债利率呈负值以来,德国DAX指数已滑落了近17%。

大部分发达市场的收益率处于零或负水平已经有好几年。高收益率债券、股票风险溢价和本益比一直都随着低利率水平调整。

量化宽松(QE)及负利率等央行政策是短期的解决方案,这些方案必须成功地提振经济。但实际的情况是,时间已经所剩不多。

若GDP没有增长,市场将衰退

格罗斯相信,名义国内生产总值(nominal GDP)必须上升至一定的水平,才能使短期利率恢复到正常水平。

美国的名义GDP增长在2017年之前必须达到至少4-5%(目前为3%)。欧洲与日本的名义GDP则必须分别增长2-3%及1-2%。中国方面,其名义GDP增长必须达到5-6%。

如果主要经济体的名义GDP无法取得上述增长,各大市场及资本业务模式将开始崩溃。到时,市场将纷纷走低。

投资锦囊:手握现金

负利率基本上影响资本市场,而各大央行实施这项政策的时间有限。许多企业的盈利开始下降,而低利率政策促使盈利上扬的迹象没有显现出来。

对散户投资者而言,不理会股市最近上涨、手持现金,而不是为了怕错失机会在升势中买入乃明智之举。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412/19058/,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