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Barry Ritholtz撰写。

“说自己是逆向投资者(contrarian),但其实所持的看法与大市无异并非好事。”

这句话出自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美股策略师与定量研究主管Adam Parker。他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内容是关于他时常被基金经理问及股市为何在过去两个月升高,而接下来的情况将会如何等问题,这令互联网最近议论纷纷。大部分的基金经理在询问前都表示他们是逆向投资者。然后,他们便提出以下的问题:

这个价格走势(price action)意味着什么?
其他投资者问了你什么问题?
其他人的交易策略是什么(买空,沽空还是持守)?
目前的投资情绪如何?

许多基金经理认为他们的看法是独一无二(或为逆向投资者)的,而其他人所持的都是主流看法,这个现象似乎十分普遍。

当中存在着根据情绪数据(sentiment data)来投资的矛盾。人人认为自己比平常人优秀,有如乌比冈湖效应(Lake Wobegon)的孩子们。当然,认为自己比别人优秀非常普遍。

让Parker的意见提醒我们为何情绪数据只有在达到极致的时候才能发挥作用,为比一般人优秀的投资者提供信息。

之前就这个课题所提出的告诫:

我最喜欢的其中一个消遣是分析华尔街 (Wall Street)的观点,看看它对投资者或交易者有没有值得参考的地方。这些华尔街分析师普遍持有的意见往往比较接近奇幻思维。最近碰到的例子之一是一些分析师如何利用情绪数据来决定一名投资者的股票投资应该占多少比例。其中的问题是情绪数据无法令人信服,有时也十分矛盾。投资者无法在这些嘈杂的数据中得到什么信息。

切记,逆向投资者大多数是错误的。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市场是群众。因此,与群众作对意味着你在跟市场作对。大部分的投资资金是左右股票和债券长期走势的因素。只有当情绪达到极致时,逆向投资才可得到成效。即便如此,逆向投资的时机也非常难拿捏。

在《大卖空》(The Big Short)这本书里,对次级房贷(subprime mortgages)和衍生品进行逆向投资的人依旧必须先吃了很多苦头才能有所收获。即使市场最终的走势如他们所愿,但追踪这个资产级别的指数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来赶上实际的情况。

根据情绪来投资的交易难以维持。

或许这是单靠情绪来投资的资产并不多见的原因吧。大部分的时候,情绪正确地反映出大多数市场参与者的投资情况,即市场匹配(market-matching)的回报。但有些时候,情绪也无法正确地反映出市场的投资情况。因此,如果你和我一样采取以指数为主的投资策略,不预期比市场更高的回报,你不太可能根据情绪进行交易。

依据市场走势而取得回报意味着你有时将在市场情绪非常高涨的时候买入,有时则将在市场低靡时买入。经常调整投资组合能让逆向投资者适当地进行卖出和买入交易。这样的买卖交易进行几十年,学者将向你保证市场将上扬50至100个基点,而你将从中获得额外回报。

以情绪作为指标的一大问题在于数据往往十分嘈杂,以及无法令人信服。其中更大的问题是,一些基金经理不认为他们是群众(提供嘈杂与无法令人信服的数据)的一分子。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基金经理(认为自己是逆向投资者, 但所持看法与市场无异)很少能跑赢大市。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425/1964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