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淘金热日渐升温,挂牌基金的黄金持仓量迄今飙升了25%。投资者趁着过去两个星期金价回落而补仓,由于他们对全球各国央行的政策忧心忡忡。

彭博社汇集的数据显示,黄金持仓量在1月份跌至7年低位后,增加至目前的1,822.3吨,后者是自2013年12月以来的最高纪录。 在截至5月15日的两个星期,金价下跌了1.6%,挂牌基金的持仓量每日在上升,合计增幅达到63.2吨。

黄金今年在主要金属中的表现仅次于白银,原因是投资者对欧洲及日本的负利率政策及美国联储局是否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忧虑日渐提高。世界黄金协会(WGC)指出,第一季度的需求达到有史以来第二高的水平,而亿万富豪对冲基金经理Paul Singer表示,黄金的升势可能刚刚开始。IG Asia的策略师Bernard Aw说,由于投资需求出现结构性转变,投资者纷纷买入黄金。

bloomberg

资料来源:彭博社

Bernard Aw在一封电邮表示:“首先,负利率环境及宽松政策令合适的投资选项减少,降低了持有黄金的成本。另外,投资者对竞争性货币贬值的忧虑挥之不去及市场可能再次出现动荡也推动避险资产的需求增加。”他补充,虽然美国可能将会继续加息,但目前的利率依然维持在很低水平。

利率展望

联储局在12月加息后,由于人们对环球复苏不寄予厚望,因此对进一步加息的预期也相应缩减。彭博社汇集的数据显示,6月议息会议加息的机会只得4%,比2016年初预期的75%大大减低。美国借贷成本提高通常会令金价下跌,但美元则会升高。

黄金现货在2016年升高20%,并在5月2日飙升至每盎司1,303.82美元,后者是自2015年1月以来的最高价位。

Paul Singer 的公司 Elliott Management Corporation管理大约280亿美元,他在4月告诉客户,如果投资者“对央行的决定继续缺乏信心,这将对黄金产生很大的威力。” 亿万富翁Stan Druckenmiller表示,随着股市的大势已去,他将会把更多资金投放在黄金。

央行在买入黄金

虽然央行的政策可能令金价在2016年上扬,但部分央行,特别是中国、俄罗斯及哈萨克斯坦也不断在大量购入黄金。WGC的市场信息主管 Alistair Hewitt表示,WGC估计这些国家在2016年将会买入400至600吨黄金,它们在2015年购买了566.3吨黄金。

随着金价升高及对美国加息的预期改变,一些不看好黄金的研究行也不再坚持。高盛及新加坡的华侨银行在上周均调高它们对金价的预测,但两者均维持对黄金不大看好的立场。

瑞银集团预期黄金在12个月内走低,但它把短期预测调高,原因是联储局的加息步伐不稳定及英国6月份将就是否脱离欧盟进行公投。财富管理部门的分析师(包括Wayne Gordon)在5月14日的一份报告提到把金价的上限从1,310美元增加至1,350美元。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517/2737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