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前的两篇文章中,笔者谈到了钱的本质,以及美国联邦储备局前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认为我们无法回到金本位(gold standard)的5个原因

钱从某个程度上来说是债务(debt)。中央银行的其中一个任务是确保通货膨胀(inflation)保持在适度的水平,令币值保持稳定,所以它会用货币政策(monetary policy)来调控货币供应量(money supply),令市场上的债务增加或减少。

超低利率成为常态

全球金融危机(Global Financial Crisis)爆发以来,许多国家都调低利率以刺激经济增长,一些国家还实行了负利率政策(negative interest rate)。

由于一些国家的经济增长缓慢,通货膨胀(inflation)偏低,甚至可能面对通货紧缩(deflation),它们的实际利率已为负数。超低利率(ultra-low interest rate)会持续多久呢?

本站的专栏作家曾渊沧博士就在不久前举行的《股市资讯》2016上半年投资研讨峰会上说:“我估计,超低利率还会维持很长的时间。很长,会长到你不相信那种长……可能十年后还是这么低。 ”

Posted by 《股市资讯》 on Friday, May 13, 2016

 

彭博社(Bloomberg)的专栏作家Barry Ritholz和“债券大王”格罗斯(Bill Gross)也都认为,利率会长期偏低。

挑战1:未来的经济增长可能减低

《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的金融编辑Ken Brown在其最近的文章中指出,在利率偏低的环境下,人们能够持续借贷,或者以新债抵旧债(roll over loan)。但人民、政府和企业选择先花费,将影响将来的市场需求,这可能会使未来的经济增长减低。

如果未来的经济增长减低,那么人们的偿债能力也会受到影响。

挑战2:对存钱和放贷的人不利

Ken Brown在同一篇文章中说,由于利率偏低,存钱的人(saver)和放贷的人(lender)所能取得的回报将减少。

就算通胀率提高,令中央银行调高利率,这只会减轻欠债者的债务负担。在扣除了通胀之后,存钱和放贷的人可取得的实际回报将减低。

利率偏低,对存钱的人(saver)不利

利率偏低,对存钱的人(saver)不利

挑战3:老人要省钱,年轻人难存钱

老人在退休之后,往往要靠存款利息来过日子,但由于利率偏低,他们必须减少开支;年轻人还未退休,就必须努力存钱为将来做准备,但由于利率偏低,他们将更难存到足够的退休金。

《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家、美国企业研究院(AEI)的常驻学者Paul H. Kupiec指出,大部份人如今都无法靠储蓄来应付退休所需。超低利率也令许多家庭难以存到用来应急的储备金。

挑战4:资产价格泡沫

Paul H. Kupiec表示,由于人们难以靠储蓄为退休做足准备,他们必须选择承担更大的风险,以取得较高的回报。因此,股票、高收益债券和房地产的价格都会因此上涨,并可能形成资产价格泡沫。

“债券大王”格罗斯

“债券大王”格罗斯

Bill Gross在其5月份的投资展望文章中就说,利率会长期偏低,资产价格会继续被“人为地”(artificially)抬高。他认为,投资者如今只能期盼取得“低个位数”的回报。

挑战5:人们会更加依赖政府

Paul H. Kupiec指出,如果许多人都无法存到足够的退休金,同时也没有多少应急基金,那他们将会要求政府负起更多责任,政客为了选票肯定会迎合这些选民的要求。

长此下去,人们将不愿承担个人责任,而会更加依赖政府。

这是本周“金钱三部曲”的第三篇文章。希望这三篇文章能令大家对全球经济形势有更深入的了解。

活动介绍

SIC2H16 Speakers

怪,是否已经成了“新常态”(New Normal)呢?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多国实行各种非传统货币政策(如负利率)的情况下,投资者应该采取怎样的投资策略?2017年又有哪些投资机会和潜在风险?曾渊沧博士及多名投资专家将在10月15日举行的《股市资讯》2016下半年投资研讨峰会上告诉你答案。

购买SIC2H16门票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526/34686/,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