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The Fifth Person的Rusmin Ang撰写

以上照片来源:FifthPerson.com

说到出席波克夏哈萨威(Berkshire Hathaway)的股东常年大会,笔者每每犹豫不决,因为新加坡大部份企业的常年大会也在同个期间举行。不过今年,在朋友的邀请下,笔者终于登上了前往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飞机。

波克夏哈萨威今年的股东大会为时七个多小时,笔者提早两个小时入场,以占个好位子。或许这是笔者一生中所出席的为时最长的股东大会,但它无疑是笔者出席过的常年大会中最棒的一个。

波克夏哈萨威2016常年大会出席者证件 照片来源:FifthPerson.com

波克夏哈萨威2016常年大会出席者证件
照片来源:FifthPerson.com

巴菲特(Warren Buffett)及芒格(Charlie Munger)以清晰和充满智慧的答案来回答问题。他们的答案及见解不仅仅对投资有所帮助,有些甚至对人生也具有启发性。他们说话风趣幽默,难怪有些出席者在过去十到二十年来从不缺席。

今年笔者决定第一次到现场亲身体验波克夏哈萨威常年大会的盛况,与此同时,今年也是该公司第一次通过互联网现场直播大会过程。但笔者并没有“白跑一趟”,因为在直播开始之前,现场的出席者能够观看到一些关于波克夏哈萨威投资组合的宝贵视频。

如果你今年没有机会到现场出席该公司的常年大会,以下是笔者从中汲取到的知识,与大家分享。哦,对了,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巴菲特今年85岁,他的好伙伴芒格已经92岁了!但他们却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同时依然拥有清晰的思绪。

一、别理会企业盈利短期的波动,专注于企业平时的表现。许多上市公司仍不断地跌入季度性短期盈利增长的陷阱,因而蒙蔽了长期盈利前景。巴菲特认为,企业应专心创造长期营运盈利,而平常的业绩比短暂的起伏更能够反映一家企业的长期表现。

伯灵顿北圣达菲铁路公司在会展厅中的模型 照片来源:FifthPerson.com

伯灵顿北圣达菲铁路公司在会展厅中的模型
照片来源:FifthPerson.com

二、波克夏哈萨威从“轻资产”转变为“重资产”模式。公司旗下的波克夏哈萨威能源(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及伯灵顿北圣达菲铁路公司(Burlington Northern Santa Fe (BNSF) Railway)正是两个资本密集(“重资产”)的业务。巴菲特表示,一个理想的业务莫过于一家无须进一步注资,但能每年取得增长及为股东带来回报的企业,例如巧克力和糖果店See’s Candies及报社The Buffalo News。不过,现在已不容易遇上这样的企业,而能够融入规模庞大的波克夏哈萨威的企业就更难求了。

三、巴菲特及芒格着重于选择拥有能干管理层的企业。

从前巴菲特总是说,要买就买一家连笨蛋也能经营的公司,因为它迟早会由笨蛋来经营。

但芒格表示,时代变了,精明的管理层十分重要。

这也是波克夏哈萨威转而投资资本密集业务的原因之一。

芒格(左)及巴菲特 照片来源:DailyFinance/AP, Nati Harnik

芒格(左)及巴菲特
照片来源:DailyFinance/AP, Nati Harnik

四、亚马逊(Amazon)等网购零售商已严重地影响了传统零售业,并料将带来更大的挑战。巴菲特不担心波克夏哈萨威会受到电子商贸领域崛起的打击,因为波克夏哈萨威的业务多元化。

芒格也认为,波克夏哈萨威旗下的大型零售商沃尔玛(Walmart)及好市多(Costco)的实力稳定,因此它们受打击的可能性不大。

五、“喝可口可乐会令我开心。如果你过得开心,就很可能会长命百岁。”巴菲特打趣地说,他的身体有四分之一是由可口可乐所组成。

但他也指出,喝可乐要适可而止,以免变成大胖子。

图片来源:彭博社

看看巴菲特手上拿的是什么饮料? 图片来源:彭博社

六、波克夏哈萨威绝对不会投资于牵涉抵押品的衍生工具。巴菲特认为衍生品是一枚潜伏于金融系统中的炸弹。虽然波克夏哈萨威曾经从衍生品获利,但芒格表示,最好别碰。

七、巴菲特建议股票投资者调整心态,买股票是投资一家公司/一个业务,因此买入之后,五年不去看它的股价都没问题。别在意别人在短时间内赚取暴利或通过新股上市(IPO)而“中奖”。每天都有人中马票,我们又何必受到影响?别因为股市一个星期开足五天,我们就得常常进去凑热闹。试想想,不会每天都有人向你开价,要把你的房子或是车子买过去,对吧?

八、巴菲特不认为希拉里•克林顿或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将会对波克夏哈萨威造成任何影响。

他说,我们经历过种种的商业环境及制度,但我们今天还是好好的。美国是一个极佳的经商圣地。

九、保险公司的资金可能被归类为债务,但对波克夏哈萨威而言却是一笔庞大的资产。保险公司的资金乃是所收取到的保费,但被视为仍未支出的赔偿金,所以归类为“债务”。但巴菲特把这笔资金用于投资,并取得回报,所以他视这笔资金为资产。

十、巴菲特曾公开表示,如果他物色不到诱人的投资良机,他会在波克夏哈萨威的股价跌至1.2比1的股价与账面值比(PB)时回购公司的股票。公司目前的PB为1.39比1。

十一、巴菲特说,凡利亚药品国际(Valeant Pharmaceuticals)的业务模式具有严重缺陷,其管理层也不老实。芒格也曾公开批评该公司,并指凡利亚的商业手法“非常不道德”。知名的维权投资者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通过其对冲基金潘兴广场资产管理公司(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在凡利亚持有不少的股份。在遭卖空交易员狙击之后,凡利亚的股价一年内跌了90%。

十二、被动指数基金如领航投资(Vanguard)的标普500挂牌基金(S&P 500 ETF)持续表现得比对冲基金好。巴菲特表示,对冲基金的表现欠佳是由于他们的收费蚕食了投资者的回报,无论基金取得怎样的表现,基金经理都能获得1.5%到2%的酬劳。对投资者而言,对冲基金为他们带来的收获并不理想,但对基金经理而言并非如此!然而,被动基金的收费相对偏低,譬如领航投资的标普500挂牌基金就只收取0.05%的费用。

欲阅读下篇,请点击此处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601/3493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