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可能退欧闹得人心惶惶,甚至连印度央行行长拉詹(Raghuram Rajan)宣布辞职也掀起激烈议论。不过,别忘了这个世界并不只是绕着西方国家运转。

然而,我们必须记住,新加坡的年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将会下跌约0.2%。

本地知名投资专家骆伟嵩先生(Daniel Loh)早前表示,英国退欧无疑将对新加坡带来影响,但相信影响不大。因此,我们比较关心的是全球经济中至长期内的增长动力,尤其是中国。

本站向骆先生提出了三个关于中国经济的隐忧——影子银行与债务;煤炭减产;以及整体增长。不过,骆先生依旧认为中国能提供诱人的投资良机,尤其是在中国经济于今年底“见底”之际。

影子银行与债务

自中国的年度实际GDP(国内生产总值)不再取得双位数百分比的增长率起,中国经济增长一直备受瞩目及议论。更糟的是,一些专家针对中国的债务大作文章,并指出中国债务水平已达到历史高位。

影子金融系统也是中国债务问题的一部份,它会一发不可收拾吗?

骆伟嵩:我不认为中国的影子银行有任何问题,原因有二。首先,从全球金融系统的角度而言,中国的影子银行资产相对偏低。在2013年,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的报告指出,中国的影子银行仅占全球非银行中介活动(影子银行)的4%。

中国的影子银行资产总值3万亿美元,比美国和欧盟各25万亿美元的影子银行资产低了许多。如果影子银行会带来忧虑,那或许我们更应该担心美国,而不是中国。

第二,中国的影子银行活动增加是由于中小型企业缺乏正规银行以外的融资渠道。因此,我认为影子银行为那些无法从正规银行取得贷款的企业或房地产发展商提供了资金来源。如果这几年来没有影子银行的话,中国经济可能比现在放缓得更厉害。

我认为影子银行并不是中国经济复苏的一大威胁,反而是政府的举措及政策更为重要。中国的债务与GDP比率为43.9%(根据tradingeconomics.com的资料),比美国的104%、欧盟的85.2%及日本的229%都来得低。

煤炭减产

彭博社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当局计划在2020年之前关闭相等于约2亿吨煤炭产量的矿场。根据路透社的报导,中国在2015年生产370万吨煤炭,其多出来的产能估计为每年20亿吨。

骆伟嵩:随着环境污染问题恶化,我认为采用比较清洁的发电方法是必要的。这是所有大型经济体所面对的挑战。过去几年来,中国政府对清洁与另类能源领域的资助及支持似乎有所减少,因为经济和股市面对考验,以及内地忙着打贪腐。我非常希望中国政府会恢复对清洁能源的关注与支持。

换言之,骆先生对煤炭产量过高并不太担心,因为大部份经济体将逐渐改而使用清洁能源。

整体增长

虽然人们对中国的整体增长感到担忧,不过骆先生似乎对中国持乐观态度,尤其是中至长期而言。骆先生表示,我们可以留意中国经济正在复苏的一些潜在迹象。

骆伟嵩:长期的刺激举措是我相信中国在中至长期内具有吸引力的原因之一。中国经济或许不会马上复苏,但我认为它会在明年回弹。

中国经济在这几年来表现不如预期的唯一理由是中国政府实施一连串的收紧政策。中国的债务或影子银行毫无问题,不足为虑。不像日本,中国并没有面对人口老化的问题,也不是类似英国这样的早期发达国家,已失去创新的能力。

当然,世界必须了解,为什么中国的GDP增长得放慢至2011年时的步伐。长期而言,每年11%到13%的增长率对中国“并不健康”,因此需要放慢下来。或许世界很快地便能够调整对中国的期望。

只要中国政府愿意,中国经济必能复苏。这也是当局自2014年起,实施经济刺激举措的原因。刺激举措需要几年的时间方能见效,因此我认为,中国经济会在今年底跌至谷底后复苏。

骆伟嵩先生将于6月30日(星期四)举办一场免费投资讲座,欲知详情及报名,请点击以下按钮。

骆伟嵩免费投资讲座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623/3581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