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美国联邦储备局今年是否加息悬疑未决;新加坡及香港市场增长减退;以至英国在6月23日的公投结果决定“脱欧”,毫无疑问,投资者确实身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动荡交易环境中。

由于投资者越来越难以清楚理解市场的走势,《股市资讯》有幸访问了IG新加坡市场策略师欧韦良(Bernard Aw)。IG新加坡是全球最大的差价合约(CFD)交易商,它正庆祝在新加坡成立10周年纪念。Bernard 与大家分享了他对目前市场的看法,并聚焦于亚洲金融市场及经济。

Bernard在2015年加入 IG Singapore新加坡,并在多个媒体包括彭博社、路透社及《华尔街日报》为多个资产类别提供市场评论及分析。Bernard也从事市场经济研究及参与智囊团圈子。他的专长及兴趣包括了国际经济及金融市场。

为新加坡房地产投资信托提供挂牌基金交易是走对了方向

新加坡市场在2016年上半年交投淡静,交易量少得可怜。对投资者来说,新加坡是否失去了魅力,尤其是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近几年来不断开放,Bernard的意见是:

“投资者对新加坡股市兴趣减低是因为多个因素。首先,中国及香港市场在受到大量首次公开售股(IPO)接踵而来的支持取得了显著增长,吸引了本地投资者。中国经济坚韧不拔,在环球金融危机发生后屹立不倒,更令投资者相信中国(及其资本市场)是值得投资的市场。”

“其次是,新加坡在2013年10月发生的小股风暴,3只小股失去了80亿元面值,相信散户投资者仍记忆犹新。更深远的影响是有关当局实行更严厉的管制。”

Bernard 认为新加坡需要加倍努力来再次吸引投资者。新加坡交易所推出的领域指数及计划为新加坡房地产投资信托(REIT)推出挂牌基金(ETF),以受惠于越来越受欢迎的ETF市场,可说是走对了方向。

实际情况是,短期交易商及投机者需要提高市场的流动性,因为与单位信托或互惠基金不同的是,ETF可以在任何时间交易。新举措可以刺激投资者的胃口,同时也可增加特定领域及REIT个别股票 的流动性。

商机何处寻 –在实施量化宽松后,欧洲及日本股市在2H16十分吸引

迈入 2H16,环球经济前景更为黯淡,由于世界银行调低今年环球增长预测,从1月的2.9%下调至2.4%。先进经济体增长放缓、商品价格低企及贸易往来疲弱是拖累世界经济的主要因素。

投资者可能看到货币政策再次背道而驰,尤其是日本央行面对国内经济增长的不景气可能变得更为宽松。“很明显,联储局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是关键因素。截至6月,似乎美国需要等待更清晰的数据才决定加息。”

至于哪些市场会出现更多商机,Bernard表示他看好欧洲及日本。这两个国家的央行很可能会扩大量化宽松(QE)计划,Bernard认为此举将对股市带来帮助,尤其是日元将会再次回软,尽管近期高升。

“随着日元贬值,当地股市将会走高,因为企业盈利可从日元贬值中受惠。可是,欧洲央行及日本央行实施的负利率政策可能令金融股受压,尤其是银行股。.”

尽管欧洲及日本可能出现商机,Bernard提醒投资者在2H16有三方面需要注意,它们分别是环球通胀、央行政策及中国增长。

随着商品继续复苏,环球通胀可能开始加速。油价自2016年初以来回弹了超过80%,而它带来的冲击可能在2H16渗透至消费价格。比预期快速的通胀将会因此影响央行的政策。

“我所提到的第二点是,如果通胀意外地涨升,联储局可能会提早加息。这是假设其他所有经济情况,包括劳动市场,也在改善中。其他央行,如欧洲及日本央行可能会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来刺激萎靡不振的增长。”

至于第三点,中国的刺激措施在上半年出现效力减退的迹象,这意味着投资者需要监察中国在下半年的表现,因为硬着陆的恐慌再次来袭可能会令金融市场更为动荡。

投资者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哪些策略可以动用,Bernard表示鉴于经济增长及环球政策不稳定,投资者可动用更多资金来购买避险资产。

“话虽如此,投资者必须审慎监察环球动向,因为如果持续出现改善的迹象,这将对新兴市场和商品有利。日本央行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将拖累日元走低,后者将令日本股市升高,除非环球复苏脱轨。”

请注意: 英国公投结果虽然是脱欧,但这并不代表英国确定离开欧盟,除非里斯本条约第50条被启动。所有在公投后于伦敦举行的讨论都是集中在政治方面多过在市场方面。

这将意味着环球资金的流向将围绕着投资者对未来的期待。在2016年下半年,英镑可能不再是一个储备货币,如果是这样发展下去,英镑会再度受压。

此外,如果规避风险的情绪在市场持续下去,风险资产如股市及工业商品的吸引力将会减弱,而对固定收入及一些避险货币如日元、美元及瑞士法郎的需求将会增加。直至脱欧公投后出现更清晰的画面,相信情况不可能出现很大的变化。

2016年不大可能加息;中国政策比纳入MSCI更为重要

谈到美国的经济情况,Bernard 表示一连串的欠佳数据,尤其是就业增长数字意外减低,似乎令联储局进一步调高利率的期望降温。

“甚至向来强硬的James Bullard也变得温和,他说低增长及通胀令未来几年可能只会加息一次。联储局主席耶伦在最近的发言中,也没有提到在“未来几个月”可能会加息,意味着她对加息政策有所怀疑。”

市场越来越倾向于2016年“不会加息”,正如联储局基金期货所暗示。除非美国经济在未来几个月大幅度改善,否则下一次加息很可能会延至2017年。

在评论MSCI第三次决定把中国A股拒于门外时,Bernard表示,鉴于在过去一年出现的动荡及有关当局严酷的干预,MSCI拒绝中国A股加入其市场指数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尽管一些令人担忧的议题获得改善,但资金融通依然是一个棘手问题。在被拒后中国股市没有作出反应可能说明了受到MSCI的肯定是属于一个象征多过实质效用。事实上,中国需要更多时间来编制一个稳定及可预见的监管环境及提高市场的效率。

当然,如果能过被MSCI纳入其指数内,外国投资者的信心会大增,但目前而言,面对资本市场的挑战,中国应继续努力处理好繁复的政策,比起威信而言,这乃当务之急。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701/3612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