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预期中国银行系统需要紧急援助甚嚣尘上。

这本来是熊市主义者(permabear)及卖空者的片面观点,但现在越来越多世界大型银行及证券行的经济师也在谈论这个问题。

彭博社在上个月尾访问的15名人士中(包括渣打银行及澳洲联邦银行(CBA)),其中9名预期在两年来,中国政府可能为银行再注资。那些提供预估数目的受访者表示,注资额将会超过5,000亿美元。

虽然这个数字比美国对冲基金经理Kyle Bass在2月份作出的10万亿美元预测相差甚远,但这反映了很多人都在担心中国银行面对坏账飙升难以应付。

尽管部份分析师认为国家注资将令银行系统更加稳固,但80%的受访者预测,一旦援助的消息传出,中国市场可能会受到拖累,包括银行股及人民币将受压,而政府借贷成本及信贷风险将升高。

大和资本市场驻香港的亚洲(除日本外)首席经济师赖志文说:“当中国政府清楚知道实际的不良贷款数字后,可能会出现再注资,这将需要大量印钞。”

Source: Bloomberg

资料来源:彭博社;白线为中国10年期主权债券获益率(右边),蓝线为人民币兑美元(左边)

悉尼CBA的分析师Li Wei表示,彭博社进行的调查是他首次对再注资的时间及规模作出预测。越来越多人谈论这个议题是因为中国执政共产党的喉舌《人民日报》在5月份刊登了一篇文章,要求国家解决借贷及坏账问题。在同一个月,法国兴业银行发表一份48页的报告,推演中国国营企业及银行重组可选择的途径。

中国银行多年来为推动经济增长,以便宜的信贷让金融系统充斥着资金,现在它们面对的坏账堆积如山。政府数据显示,截至3月尾的12个月里,不良贷款跳升超过40%至1万4,000亿人民币(2,100亿美元),或者是总数的1.75%,市场普遍认为这个数字大大低于实际情况,里昂证券(CLSA)在去年底预估中国的不良贷款或许接近11万4,000亿人民币。

中国人民银行及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没有对要求评论的传真作出回应。

央行在其上个月公布的《中国金融风险与稳定报告2016》称,中国银行有能力维持相对高的资本水平,尽管它们受到严重的冲击。人民银行表示,31家大型及中型银行进行的压力测试显示在最坏的情况下,它们的总资本充斥率将从13.32%下跌至10.97%。中国将需要系统中所有大型银行至2018年尾达到11.5%资本充足率。

有些经济师并不乐观,他们预期中国银行将需要国家帮助,因为贷款所蒙受的损失正在蚕食缓冲资本。大部分接受访问的人士反应,决策者将会利用种种方法,包括外汇储备、出售国有资产、发行主权债券或央行印钞来为再注资融资。大部份对紧急援助数字作出预估的分析师说,援助额最低限度为5,000亿美元,而CBA及Hamagin Research Institute的经济师则表示数额可高达3万亿美元。

政府干预

这将不是中国政府首次出手支援其银行,大部份银行依然是由国家拥有最多股权。当国家的不良贷款比率在1990年代后期攀高至40%时,决策者出售特别债券来为四大银行再注资,并设立“坏账银行”来以面值买回1万4,000亿人民币坏账。该次行动十分成功,为之后超过10年的惊人增长设下台阶,使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并帮助许多大型企业打入环球资本市场。

香港渣打银行的大中华区经济研究部主管丁爽表示,政府援助“将可以帮助注销坏账及帮助银行整顿其资产负债表。如果政府真的出手援助,这将会是好事。”

当然,有些分析师认为政府没有需要给予援助。Natixis SA 的Iris Pang说,银行可以出售债券及股本来补充资本。

人民币的角色

其他人士预期可能有更极端的情况出现。位于达拉斯市的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 创办人Bass 表示,政府将会对人民币大幅贬值,可能包括把利率减低至零。Bass预测,人民币兑美元可能调低超过30%,这将有助提高出口的竞争力,并“重新调整”经济。

Bass在二月份发给投资者的信中指出:“中国将会拯救其银行,而人民币将会是正常化的阀门。”

兴业银行在五月公布的一份名为《重建中国》报告中,分析师说银行系统遭受的损失可能达到1万2,000亿美元。他们建议投资者避开银行股,直至在未来几年出现债务重组后,并指出如果政府债券销售飙升(作为再融资一部分),所有票据的主权借贷成本可能会提高100个基点或更多。

Source: Bloomberg

资料来源:彭博社;白线是中国四大银行的平均股价与账面值比,蓝线是MSCI国际全球指数股价与账面值比

中国市场对银行系统的损失已出现担忧信号。全国四大银行在香港平均以低于净资产值32%交易,意味着投资者已经为大笔减记、再注资导致权益被稀释、或两者皆有的情况做好准备。自从中国在1994年统一官方及市场汇率后,人民币刚出现最大的季度跌幅,而市场认为,国内的违约风险自2014年后期以来,差不多翻了一倍。

法国兴业银行中国经济师Yao Wei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政府似乎依然在考虑怎样重组。市场不安的源头其实是在等待政府采取行动前那段令人焦虑不安的时间。”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704/3618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