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称债券大王的格罗斯(Bill Gross)在其2016年7月的经济展望中表示,目前的经济局势可用“大富翁”(Monopoly)游戏来解释。

最近的英国脱欧及美国共和党的总统竞选热门代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当选为美国总统等事件均带有“去全球化”(全球化逆转)(de-globalisation)之嫌。

更重要的是,格罗斯指出,信贷周转及增长一直以来是生产总值(GDP)增长的推动力,但GDP增长自雷曼(Lehman)危机之后萎缩了。因此,格罗斯认为,或许投资者必须对投资格局的变化做好心理准备,即我们对保本的关心必须多过对回报的追求

世界或会走向去全球化

我们都知道什么是全球化。但我们对去全球化又有多少认识呢?去全球化的意思是,我们的世界将越来越互相脱离,不再那么紧紧相扣,这个现象很可能会影响国际贸易,并最终而影响经济增长。

目前的全球GDP增长约为2%,如果去全球化导致增长进一步萎缩,那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停滞不前亦或是通货紧缩?

英国脱离欧盟就是人们去全球化的行为,至少这是英国人的态度和行为。法国、瑞典及比利时等其他欧洲国家也有意效仿英国,举行公投。

尽管特朗普会否成为下一任美国总统有待今年11月才有分晓,但他建议收紧美国的移民政策也是另一个去全球化的例子。

格罗斯表示,上述例子或许是全球化逆转的开始,而这将对全球经济造成打击,并且会比目前的情况糟糕很多。那什么对GDP增长有利呢?

信贷周转及增长是GDP增长的关键

或许我们会认为,美国、日本及欧洲的央行不都推出了量化宽松(QE)配套,为经济注资约4万亿美元了吗?格罗斯指出,这些钱都入了银行的口袋。实际上,是银行决定要不要把这些钱放贷给企业和个人。

图1显示,在雷曼危机之后,信贷增长大幅度缩小,尽管各国央行大印钞票来实施QE。格罗斯解释说,私人银行不愿在接下来几年的经济前景黯淡的时候发放太多贷款,以防贷款人违约。

来源:美国联储局、彭博社

来源:美国联储局、彭博社

与此同时,人们也不太愿意向银行贷款,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债务负担加重。而庞大的企业债务及公债也构成了问题。

格罗斯认为,若要GDP增长扩大,信贷周转及增长必须提高。资金和贷款流入实际经济的“速度”也很重要。低利率是促进贷款增长和资金流入经济的一个途径,但这个方法现已越来越无用武之地了。那投资者应如何是好呢?

保本比回报更重要

格罗斯不厌其烦地多次提及过,保住投资本钱已越来越难。尤其是目前美国国债的获益率已接近零的水平,即使10年和20年国债也不例外。

他也说:“美国股票的估值偏高,部份原因是其牛市长达七年那么久。亚洲股市可能会诱人得多,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事实上,大部份来自亚洲的市场知名人士和经济研究员都十分看好收息股。

派息是新加坡上市公司的强项。在目前不明朗的环境下,或许派息股是抵御通胀,甚至是赚取一些利润的好方法,尽管一些派息股的股息获益率下降了。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708/36301/,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