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美国10年期政府债券收益率(yield)跌至历来低位,而其国库证券(Treasury securities)的收益曲线继续保持平坦。

可是,传统驱动因素无法解释上述的成因,这也意味着市场所接收的信息及经济与政策可能受到的影响不可用一般的方法来分析。以下是3个重点值得大家多加留意。

1. 美国国库券收益率的跌幅不跟从常规,尤其是它受欧洲及日本的影响多过美国本身。

一般上,如果收益曲线下跌及平坦,这将意味着衰退将会出现,而目前的情况显示效果严重。

但这个预期不适用于此。美国国库券收益曲线是受到欧洲及日本最近发生的事情影响,包括可能出现另一次经济放缓及央行或许会增加刺激措施(英国可能调低利率及欧洲央行的大规模证券购买计划可能扩大)。

市场预期英国脱欧所带来的后果完全正确,包括英国的商业投资将会减少及消费信心减弱。虽然英国央行的注资及放宽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可以带来一点纾缓,但作用不大。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George Osborne)提出降低企业税的建议对经济效益更为有限,但这将令其与欧盟的商议变得更为复杂,并令市场担心“政府的立场”依然是倾向“大商家”。英国增长放缓的不利影响也将会对欧洲带来溢出效应。

好消息是欧洲增长放缓的负面溢出效益可能有限。美国的经济命运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但这对收益率曲线的走势帮助不大。由于欧洲市场的负利率令美国固定收入资产更广受全球债券投资者的欢迎,因此收益率下跌及收益率曲线平坦的原因已经再也不只是因为美国经济及政策的问题。

2. 收益率低企对经济带来的效益将会有限,并可能被财务状况抵消。

先进经济体的低利率环境对经济的刺激可能不大。更重要的是,它不能解决长期的结构性问题,而英国未来在贸易及与欧盟在业务上的关系,令问题更为复杂。

然而,收益率的改变将会为银行系统带来更大压力,因为盈利前景变得更为黯淡。这对欧洲银行来说更令人担忧,因为其复苏之路远远落后于美国,尤其是那些信贷质素受经济放缓影响的债务组合。

收益率下降对非银行需要承担的过度风险也是令人忧心忡忡,由于他们需要符合没有改变及越来越不实际的目标,投资者所获得的财务回报可能会更少,从而令财务不稳定的风险越来越大。

3. 联储局决策者的任务越来越艰巨

上述提到的情况对联储局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它本身的任务已不容易处理。

最近发生的事情不单只令联储局决定今年是否加息越加混乱,并且令人更加担忧宏观政策及监管体制是否有能力应付日益严重的挑战,好使日后能达到财务稳定及经济蓬勃。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708/36308/,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