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跌殃及新加坡三大银行。

在截至7月31日的周末,新加坡一家为国际油气项目提供建造服务的小型公司Swiber控股(Swiber Holdings)在其业务受压的当儿,因债权人追讨欠债而申请清盘。Swiber的最大债权人之一星展集团(DBS Group Holdings(DBS))表示,预期只可以从其给予Swiber及其子公司的7亿元(5亿2,200万美元)贷款中索回半数款项。Swiber之后撤销清盘申请,改而接受重组计划。

DBS及新加坡其他两大银行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oration (OCBC))及大华银行(United Overseas Bank (UOB))由于为油气业提供建造、船运及维修服务的本地公司给予贷款,让它们也受能源业的低迷所牵连。原油价格自2014年暴跌以来,由于油气生产商减少勘探及其他活动,许多为油气业提供服务的本地公司受到影响。

UOB总裁黄一宗在银行于7月28日举行的第二季业绩发布会上表示,能源服务公司的财政状况是UOB在未来一两年“最关心”的事项。他说,UOB给予Swiber的贷款是在“可控制”的范围内,但他注意到,油气服务业遇到的困难扩大是UOB第二季不良资产攀升17%的原因之一。

债务重组

Swiber在7月30日发表的文告说,公司将会撤销清盘申请,并计划在司法管理下继续营运,这可让公司继续在法庭的监管下继续经营,并尝试把业务转亏为盈。熟识内情但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因为有关讨论是私下进行)指出,部分债权人寻求司法管理来讨回较大部分贷款。

拥有DBS股票的三星资产运用(Samsung Asset Management)驻香港基金经理Alan Richardson 说:“我猜测这是为帮助它们拖延时间,但如果油价接下来持续低企,这些油气服务公司可支撑多久还不知道。这些破产公司的间接受害者通常是借钱给它们的银行。”

油价从6月初的近期高位下跌了大约19%,之前的复苏令油价从2月份的12年低位回升了约一倍。油价再次下跌是因为美国生产商在原油及燃油供过于求的情况下(最低限度在二十年内达到最高季度水平)增加钻油量。

穆迪下调银行前景

OCBC总裁钱乃骥在7月28日举行的银行第二季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油价近期从低位复苏只带来轻微的纾缓,OCBC第二季的不良资产跳升了61%。

在回应能源领域贷款出现拖欠增加的提问时,钱乃骥说:“我们不可以说已经到了最坏的情况,我们还要看看未来两个季度的表现。”

穆迪投资者服务(Moody’s Investors Service)指出,截至去年12月,油气相关贷款占了新加坡银行总贷款额的4.3%,这个比例高于韩国、泰国及欧盟的银行。新加坡银行给予能源公司的贷款素质变差,以至区域经济转弱,促使穆迪在6月30日下调本地三家银行的前景

穆迪在8月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UOB 及 OCBC截至6月尾涉足岸外海事服务公司的贷款相等于它们的普通股权一级资本比率及贷款损失准备金的13%至18%。

DBS将在8月8日公布第二季度业绩。

Bank performance

坏账问题的恶化程度有多深,OCBC表示新不良资产在第二季度跳升了91%至9亿2,400万元,主要是与油气支援服务领域相关。UOB的新不良资产则从一年前的3亿7,200万逾翻倍至8亿零200万元。

瑞银集团驻新加坡的银行分析师Aakash Rawat在一份报告说: “新不良贷款的产生是这个不良贷款周期迄今达到的最高水平。虽然受到这个季度出现的复苏及调升所缓冲,但这个情况之后是否会持续值得商榷。”

在Swiber问题于7月28日浮现后,追踪25只本地上市公司的富时海峡时报石油与天然气指数在截至7月31日的一周内跌至历来低位。跌幅最大的是以斯拉控股(Ezra Holdings),后者为岸外油气领域提供工程及建造服务。以斯拉在截至7月1日的一周内下跌了17%。

SGX OG index

新加坡油气服务公司的另一个问题指标是来自债券市场。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新加坡油气领域于2016年迄今总共有10家公司包括Swiber在内要求债券持有人放松他们的协议(2015年全年总共有8家公司),包括延迟债务的成熟期及要求公司维持一定杠杆水平来放松协议。

彭博社在7月18日汇编的数据显示,油气相关公司至2018年到期的新元证券为14亿元,至2016年尾到期的为3亿2,500万元。

三家本地银行中,只有DBS公布Swiber所欠的债务。在Swiber的2015年年报中,并没有把OCBC列为其主要的来往银行。UOB的总裁没有在发布会中透露银行给予Swiber的贷款有多少。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0801/37193/,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