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当然比存钱容易很多。当下的我今天想消费,因为目前很难想像未来会是怎样。

但未来的我希望当下的我今天把钱存起来。今天没有把钱存起来,未来的我很可能会受苦。但未来的我是弱者,当下的我在操控。

当下的我和未来的我之间的博弈往往是阻碍我们达到财务目标的主要障碍之一。

目标本身可能不是一个问题,问题往往是来自缺乏自律,让我们觉得不可能完成任务。

如果当下的我为未来的我今天开始存钱,当下的我将会感到懊恼,因为我今天开始能花的钱减少了。同样地,如果当下的我今天把钱花了,没有为未来的我存钱或只存了很少,未来的我将会受苦。

投资也是如此

同样地,要拿一部分今天可以用来吃大餐或看戏的钱来投资于挂牌基金,可能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今天先来享受,未来的事就留待明天,相信这会容易很多。但如果你今天不开始建设,你不会拥有美好的明天。让你裹足不前的原因是你想马上获得满足感,在行为金融学,我们称之为存在性偏见(present bias)。

相信大部分人都喜欢经常奖励当下的我,因为我们想马上就感受到,而不是留待明天或未来。

对很多散户投资来说,他们也不喜欢进行长线投资,因为比起要研究冗长及乏味的年报,可能马上对股价走势作出反应容易得多,尽管长线投资会带来较持久的回报。

戈德斯坦(Daniel Goldstein)对自律及意志力的看法

fishing boy

戈德斯坦在2011年11月的一个TED演讲中提到自律“就好像一块肌肉,你越是锻炼它,它变得越强壮。”在储蓄及投资上的自律对你达到你的财务目标至为重要。

为了享受储蓄及投资所带来的成果,我们需要有耐性及以长远的目光来看待。如果我们在储蓄及投资方面没有自律,我们取得的成果可能不理想。

Charles Duhigg在其所写的《习惯的力量》一书中也表达了类似的见解,即意志力这块肌肉需要锻炼才会变得强壮,如果缺乏锻炼,它将会软弱无力。

自律可以帮助我们每月把部分收入用作储蓄或投资,而意志力可以帮助我们维持这个良好的习惯。

贝纳兹(Shlomo Benartzi)对惰性及规避损失的看法

couch

像戈德斯坦一样,贝纳兹也认为消费会马上带给我们满足感,而或许这是我们每天感到内疚的事。贝纳兹另外也就储蓄提到惰性(inertia)及规避损失(loss aversion)这两个有趣议题。

贝纳兹提到一个关于捐赠器官的研究,并发现人们在需要作出困难的决定时,通常会出现惰性。他也发现大部分人有规避损失的毛病。他们可能 在“精神上、情绪上及直觉上认为储蓄带来损失”,因为他们为了储蓄而要减少消费。

因此,他与其伙伴泰勒(Richard Thaler)想出一个简单的方案,就是帮助人们“在明天存更多的钱”。他们发现很难说服别人今天开始存钱,因为很多人认定存钱及投资是一种“损失”。那么,他们就建议人们每当薪金增加的时候,可能是大约多出3至5%,就把多出来的部分存起来。

把戈德斯坦及贝纳兹的主张合起来

经常维持高水平的自律及意志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贝纳兹的想法是我们可以设定一些自动化的程序,像把部分资金转移或分开,来帮助我们对抗我们的惰性。

我们许多人都可以做的一件事是开设两个不同的户口,一个是用来储蓄,一个是用来消费。在每个月发薪金时,自动把部分资金转移至我们的储蓄户口,那么我们就不用担心会把这件事忘了。

接下来就是意志力,不要碰那个储蓄户口。我们可以预先计划如何消费,并按计划行动。每当加薪时,在奖励自己之余,也要记得把部分增多的薪金存入储蓄户口内。

我们需要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适当地奖励当下的我,同时也需要为未来的我储蓄及投资,就正如甘地(Mahatma Gandhi)所说,“未来取决于你今天做了什么。”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1004/3928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