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获选美国总统后,新兴市场遭到大力抛售,但细看之下,其实情况并没有想象中严重。

虽然当地货币债券上周在共和党意外获胜后蒙受自2008年以来的最大亏损,但衡量发展中市场的货币波动率,其实仍比2月份的水平低16%。外汇损失的对冲成本也比2015年8月当人民币贬值令全球市场动荡不安时少38%。

环球债券因市场预期特朗普会增加政府开支而遭到抛售,新兴市场的交易员却没有言败。虽然面对保护主义政策的风险,但他们认为增长加速及经常账逆差缩小将有助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度过难关。

伦敦Union Bancaire Privee的策略师Koon Chow说,最近的跌势“创造了一个很大的进场机会。一两个星期后,如果美国政府债券获益率回稳,新兴市场将会回升。”

table-1

尽管市场触底还言之过早,但Chow表示,巴西与俄罗斯债券以及哥伦比亚与秘鲁货币开始值得一看,亚洲货币则很可能会继续受压。

在截至11月13日的一个星期里,环球债券市值失掉了超过1万2,000亿美元,由于特朗普获胜意味着政府开支将会大幅增加,后者可能会加速美国经济增长及通胀上升。新兴市场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因为这个房地产市场大亨在竞选期间扬言要美国退出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把中国标签为一个汇率操控国及在美国与墨西哥接壤的边界筑起围墙。

抛售受限

自从11月8日美国举行总统大选至11月11日,发展中国家当地货币债券下跌了7.3%,是自2008年10月以来的最大三日跌幅。这次的跌势令债券今年的回报率减低至8.5%。在11月10日,投资者从贝莱德(BlackRock)价值89亿美元的新兴市场固定收入基金被提走3亿零100万美元,这是历来最大的数目。在11月14日,美国30年期债券获益率上升至3%,这是自1月以来的首次。

货币市场方面,墨西哥比索的跌幅历来最大,为12%;巴西雷亚尔及南非兰特分别下跌超过7.8%。在11月14日,马来西亚令吉跌至9个月低位,而韩元跌至自6月来的低位。

然而,有迹象显示今次的抛售可能受到限制。摩根大通汇编的数据显示,虽然货币市场的对冲成本在11月10日升至4.3%的5个月高位,但它低于2015年8月录得的6.9%。摩根大通衡量的货币波动率为11.3%,也比2月份录得的13.4%来得低

基本面增强

其中一个原因是新兴国家与三年前比较,基础更稳。当时的联邦储备局主席伯南克暗示会缩减货币刺激措施,令环球市场出现动荡。在收缩效应(taper tantrum)的影响下,发展中国家当地货币债券在不足四个月下跌大约16%。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随着巴西及俄罗斯开始走出衰退,今年是自2010年以来,经济增长首度出现起色。彭博社汇编的数据显示,2013年被摩根士丹利统称为“脆弱五国”的南非、巴西、土耳其、印度及印尼,经常账的平均差额从2013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历来高位收缩至2.4%。包括印尼及印度在内的国家,外汇储备也有所增加,让它们有更多弹药来保护自身的货币。

GAM的货币经理Paul McNamara表示:“基本面比进入收缩效应时期稳健许多,我觉得这次抛售只是有点不寻常。”

table-2

摩根士丹利及花旗集团的策略师警告,动荡可能会加深。他们表示,特朗普建议的保护主义如果一旦实行,将会令发展中国家的出口放缓,而对这些国家的投资也会减少。

花旗集团的分析师Dirk Willer 在11月1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提到,美国、欧洲及日本的央行将会提高借贷成本或者是停止进一步宽松,令政府债券的获益率提高及新兴市场受压。他表示,墨西哥、波兰及匈牙利的当地债务最容易受到美国债券获益率升高影响。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估计,投资者过于看重当地债券,并只为他们持有的大约10%至30%巴西、印尼、俄罗斯及南非货币作对冲。如果抛售扩大,投资者可能需要减持份额及增加购买保险,令跌势恶化。

McNamara说,目前为止,他愿意相信特朗普。一旦美国新政府的方向较为明朗,他将会买入南非兰特。

McNamara所管理的Julius Baer当地新兴债券基金今年的回报率为13%。他说:“我们暂时按兵不动。所有不乐观的消息是基于很多假设。有关新政府对新兴市场有何影响,我们所获得的确实证据十分之少。”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1115/40810/,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