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前,全世界许多地方都在担心通缩,但现在突然出现强烈通胀预期,美国30年国债利率升上3厘是最佳的启示,投资者要开始从通胀升温的角度来衡量投资的得失,这将是一项巨大的改变。

过去八年,西方国家及日本之所以没有通胀,主要原因是实体经济的投入太少,欧、美、日本固然大印钞票,但是所印的钞票并没有投入实体经济。

美国新总统在竞选时所提到的所有政纲中,以大量投资于实体经济的政纲最有可能实现。实体经济增加投资,就有大量人因为参与实体经济建设而获得更多金钱回报。

收入多了,消费就会增加,供给在短时间内追不上,就会加价,通胀就因此产生。

我们在过去八年过着超低通胀的生活,忘记了通胀的生活与投资的模式,现在是时候重温在高通胀的背景之下投资市场的变化。

离开目前最近的高通胀时期是2008年9月中国4万亿基建期,那是投资的蜜月期,股市大升、楼价也升,但港元利率与美元挂钩,因此不升反降,推动更多资金投入股市。不过当时美好时光维持不久,约一年后中国中央政府开始收紧货币供应,股市也从高峰期往下跌。

另一个我印象很深的通胀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六四之后,港英政府决定推出玫瑰园计划以重整港人对九七回归的信心,再加上1992年邓小平南巡,中国大开放。

因此,1991年至1993年也是高通胀期,同时是投资回报最佳的时期。通胀很高,但是市民的收入也增加得很快,银行按揭利率超过10厘,但是楼价的升幅比今日高许多倍。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61118/40906/,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