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何离开投资银行的工作,全因为一只劳力士手表。

请听我娓娓道来。

我在金融业工作大概20年。在研究院毕业后,我开始在华尔街一家投资银行工作,我的职位是在企业融资部门当一名分析师。几年后,我在中亚一个小国帮助建立其股票市场。之后,我转往莫斯科发展,成为一家投资银行的股票分析师及研究主管。跟着,我成立了一个对冲基金。

但我舍弃了这一切。我愿意离开银行业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与一个同事Alex(不是他的真名)的单独对话

多年前,我和Alex坐飞机,准备出席在欧洲多个城市举行的巡回营销路演。Alex在我们工作的银行是负责销售。因此,他忙于讲电话或与其大型互惠基金或对冲基金的客户见面,向他们兜售我们银行的服务。

几杯下肚后,Alex开始讲到令银行家最着迷的两件事:他们自己及金钱。

它一个人狂妄自大地谈到莫斯科的房地产、钱及女人。Alex 年轻时从其中一个最受压迫的苏联共和国移民到西方。若干年后,在西方接受教育后,他回到俄罗斯,在金融业打拼,并希望能致富。

自言自语不久后,Alex靠拢过来。我俩隔着一条通道,但可以闻到他的酒气。他莫名其妙地说:“你知道吗?虽然有点无聊,但我真的很喜欢这只手表。”他指着自己戴着的劳力士手表。

幸亏当年的莫斯科到处都可以看见劳力士的广告,我起码认识这个品脾。但这些炫耀财富的手表对我来说一点都不感兴趣,就好像我面前冷冰冰的飞机餐一样。

Alex继续说:“我喜欢劳力士,而我对其他戴劳力士的人也会比较信任。我认为戴劳力士的人…,就好像是特别的一群。”

watch

“就好像Max [他是说在另一家银行工作的分析师] ,他也是戴劳力士。我跟他不熟,但我就是喜欢他。我俩在几个星期前会面,我就觉得我们很亲切,因为他也有一个劳力士。”

就算以当时爱炫耀的莫斯科及银行业来说,只是因为一个手表便觉得与某人有特别的关系实在是很肤浅的事。我很想大笑,但在同事面前这样笑出来不是太好,我只是问他为何一只手表能取得别人的信赖。

他耸耸肩,笑了一下,继续再饮。他说:“我不知为什么,只是一种感觉。”

我一直认为有许多聪明、懂事的人在银行及金融业工作,而每年售出的80万只劳力士手表当中,很多都是落入一些不觉得自己是特别及不会把它作为情感支柱的人手中。不要误会我…尽管我不喜欢劳力士,但劳力士确实是很漂亮的手表。

可是,有时候,一件单一偶然的事件,看似微不足道,却会带来很大的震撼力。在之后的几个星期及几个月,我一直在回想我们在空中关于劳力士的对话。我忽然明白到我过去的日子是跟许多肤浅、自我、空洞的人一起,他们就好像Alex一样需要一只名表来感觉良好一点

就好像‘人如其食’这个老生常谈一样,你和什么人在一起也会变成他们一样…而我不想变成像Alex一样。钱我当然喜欢,但对我来说,钱只不过是用来达到目标的工具,而我要付出的沉重代价并不值得。

这是我离开银行业的其中一个原因。我觉得今时今日与我共事的人,包括你在内(也包括戴劳力士手表的人),有很多共同之处。

Alex可能依然与他那些值得信任、戴劳力士的兄弟并肩同行。而我呢,我只是戴着一个Fitbit运动追踪器,但我已感到很满足。.

本文由Truewealth Publishing提供。这家机构最近推出了一项新服务,能帮助投资者发现亚洲各地市场的投资机会及进场时机。欲知详情,请点击以下按钮。

Truewealth Publishing的新服务

 

文章链接:http://cj.sharesinv.com/20170119/43035/,所有文章均为本网站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信息并保留文章链接。

-->